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 老头(一)
    段飞离了演武场,仗着有妓院里的大爷附体,硬是拖着鲜血淋漓的身体,一口气走了十余里山路回到精武阁,却发现精武阁内空无一人。

     他那倾国倾城的好师妹已在昨日下山办事去了,段飞嘴角微抽,找来金疮药止住流血,忽然想到:“师傅说骨头受了伤,若是不能彻底治愈,会对以后武学境界造成影响。

     而治疗骨伤最好的便是清灵峰上的思华草,我何不去踩一些回来,把骨伤彻底治愈,以免为日后的武学道路留下隐患!”

     一念及此,再无犹豫,稍微休整之后,段飞辨明方向,携了一柄长剑,若干干粮,径直向清灵峰而去。

     那清灵峰也是华山有数的高峰,平时只见白云萦绕山腰,不见山顶真容,而这思华草,便是生在这云雾缭绕之地。

     段飞上了清灵峰,来到云雾缭绕之地,只觉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云雾,以他今时今日的目力也只能勉强看见半丈之内的物事,半丈之外就是一片朦胧。

     人进入这种环境,就好像是被罩在一个不透明的锅盖里,只能看见近距离的东西,而看不见远处,若非熟悉道路之人,走得远了必定迷路。

     好在思华草在清灵峰上并不罕见,不用深入云雾之中也能采得,这也是段飞为何敢于孤身一人上清灵峰的原因。

     站在云雾边缘,段飞凝聚目力仔细的在周围寻找,当目光渐渐扫过身旁一处石缝之时,段飞的神色忽然一凝,石缝开口处,好似有几抹青紫在迎风招展,别样显眼。

     再细眼瞧去,入目的是几条青青紫紫的细长叶片,以及长满叶片边缘的细小绒毛,一个只在书本上见过的名字刹那间涌上脑海。

     “清灵草!”

     段飞心中一声惊呼,急忙小心翼翼的扒开石缝边缘的碎石,里面藏着的那颗足有幼儿拳头大小的清灵草顿时跃然眼前,使得段飞心头猛跳,心道:“清灵草,真的是清灵草!想不到书上写的是真的,

     清灵峰上真的有清灵草!师傅说清灵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春生冬残,根却不死,每年只长米粒大小,这么大的清灵草最少得有几十年的年纪。

     若是磨成粉泥,敷在身上,治疗几处骨伤自是手到擒来,说不定还能洗筋伐髓,使得我的武功脱胎换骨,再上层楼!”

     想到能够使得武功更上层楼,段飞顿时双眼放光,心头怦怦直跳,他日夜苦练,花费无数光阴,为的不就是提升武功吗?

     更甚者,放眼整个江湖,那数不清的江湖儿女之中,又有谁不是每日蝇营狗苟,期盼着自己武功能够更上层楼?

     武功是人的根本,一个人只有武功越来越高,所受到的尊重才会越来越多,自己的名誉和地位才会越来越高,这是江湖之上,亘古不变的永恒真理。

     也是无数江湖儿女用血与泪所检验出的亘古铁律!可以说,一个人只要是身在江湖,就绝不可能逃出这条铁律,没有人能够逃出!

     要想过得逍遥自在没人烦恼?

     要想横行霸道没人敢管?

     要想出人头地被无数人顶礼膜拜?

     武功高强是唯一的出路。

     而今,这么一个能够脱胎换骨,咸鱼翻身,呸!锦上添花的机会就摆在段飞眼前,试问他如何能够不兴奋?如何能够不激动!

     但是,老天好似故意要与段飞开一个玩笑,就在段飞双眼放光准备动手采摘之时,忽感身前白影一晃,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段飞身前,而且是触手可及的地方。

     段飞一脸茫然,在他还没来得及弄明白,眼前胡子花白的老头到底是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身前,这个问题之前,他又看见这老头的一双魔抓竟然伸向了石缝里的清灵草!

     “你大爷的,先来后到懂不懂?这是我先发现的!”

     心中一声怒吼,段飞急忙伸手,想要在这来历不明的老头采走清灵草之前,先把清灵草抓在自己手里,或者,就算是一拍两散,把清灵草捏碎了,也绝不能白白便宜你。

     儿时的市井心态一出现,段飞顿时再无保留,全力施展生平所学的华山擒拿手,以比白发老头更快的速度,直直的朝石缝里的清灵草抓去。

     “哼!想捡大爷的便宜没那么容易!捏碎了也不给你!”

     心中这样想着,右手已经下意识的朝腰间长剑摸去,以防身前白发老头恼羞成怒暴起发难之时,他也能及时的出剑反击!

     “上一个想捡大爷便宜的人,现在坟头的草都有三尺高了!”

     嘴角泛起一抹得意狞笑,段飞握住剑柄的手变得更加用力了,就等着身前老头暴起发难,他也好来一个后发制人。

     然而,一堵弥漫在白发老头周身看不见的气墙,使得段飞的如意算盘落了个空,他的左手已经无限接近清灵草,只需要再进一点点,就是这么一点点。

     他手中集聚的华山擒拿手功力,便能把清灵草给抓个粉碎。

     可就是这么一点点,就这一点点距离,段飞使尽了吃奶的劲依旧没办法越过,与他左手较劲的仿佛不是空气,而是一头牛!

     “你爷爷的,高手!”

     心中念头犹如电光火石一般闪过,段飞双脚在地面猛的一蹬,同时头往后仰,想通过原地打滚的方式,从白发老头身边抽身而出。

     同时右手往外一抽,腰间长剑应声而动,就要化作一道银龙,守护段飞的生命。

     然而,滚当然是没有打起,长剑也没有化作银龙,段飞感到自己整个人好像被人丢在了非常非常黏稠的浆水里面,四面八方都是无形的压力,连眨一眨眼皮这么简单的事都没办法做到。

     白发老头仿佛根本没有看见段飞,他不紧不慢的刨掉清灵草根须上的泥土,动作轻柔的让段飞感到有些恶心。

     然后把整根清灵草放在段飞眼前,近得段飞能够看清清灵草上最细小的纹路,还能够嗅到清灵草独有的清香味,然后眉开眼笑的说道:“清灵草,老夫找了你五年,终于让我找到了,嘿嘿!”

     “干你大爷,这老头绝对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在气我!”

     清灵草就在眼前,却没办法毁掉,这种憋屈感气得段飞浑身直冒火,若不是此刻他被莫名气墙压制无法动弹,段飞真想狠狠咬眼前的白发老头一口。

     “小朋友,你是华山派的?”

     或许是被段飞冒火的双眼给盯得不舒服了,这老头忽然问道,而伴随着老头的发问,那股一直压制段飞的气墙骤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