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 老头(二)
    气墙消失得毫无征兆,段飞此前一直积攒的气力没有了约束骤然发作,整个人顿时不由自主的朝身后打滚而去。

     同时,腰间长剑没有了制约,只听铿锵一声脆响,一抹白光在段飞腰间乍然而现。

     似是早已料到段飞的反应,又或者是认为段飞根本伤不到自己,白发老头一动不动的待在原地,连一根汗毛都没有移动过。

     而另一边,段飞毕竟是名门正派出身,讲究循序渐进,一步一个脚印,虽不如魔教速成,根基却是非常扎实,即便是此刻骤然生变,再加上自己身上有伤功体不全。

     依旧是反应神速,应变得体,打滚途中腰间骤然向上发力,同时双脚猛朝下踩,顷刻间,向后打滚变成了原地的鲤鱼打挺,稳稳的蹲回原地,与白发老头大眼瞪小眼。

     又见白发老头语调平和,好似没有敌意,段飞右手立时再朝身后一送,那柄已经出鞘半寸的长剑骤然回鞘。

     这一连串动作说起来很长,却不过是一眨眼间的事。

     若是被外人瞧见,即便是武功胜于段飞之人,也不得不佩服,因为方才兔起鹘落的几手变招,听着虽然容易,做起来却非常困难,想那鲤鱼打挺,便是要突然改变用力方向。

     本来猛的朝后躺,力道还没有尽,肌肉的力量以及经脉之中的内力都还没有用尽,便要立刻改为朝上仰,需要的力量远不是鲤鱼打挺这么简单。

     而是要同时对抗自己肌肉中残余的力量,以及经脉之中残余的内力!

     能够做得如段飞这般迅疾与流畅者,必定是有着极好的根基,而正道之人最讲根基,一个人的根基越厚,代表着他日后的成就越高。

     所以说,即便是武功现在胜过段飞者,只要他的根基赶不上段飞,就终有段飞逆袭反超的一日。

     然而,白发老头却好似对段飞的这几手身手颇为不以为然,温润的眼中连半点波澜都没有,段飞已经稍微有点了解白发老头的实力,对此也不觉奇怪。

     只是心底忍不住有些小九九,心道:“你爷爷的,不就是比我多练几十年的武功吗?用得着这样高高在上,一副谁也看不起的神情吗?

     不怕给你说,你大爷我比你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成长,有的是机会超越你!告诉你,莫欺少年穷!咦!说了这句话,为什么我浑身起了这么多鸡皮疙瘩?你爷爷的,真是见鬼了。”

     “小朋友,问你话呢,你是不是华山弟子?”

     见段飞只顾与自己大眼瞪小眼,完全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白发老头又问道。

     “额...这老头到底是正是邪呢?若是正道,我说自己是华山弟子,这老头一高兴,或许会指点我几招!哎!想什么呢?这又不是说书人说的武侠小说,

     怎么可能遇见这么好的事情?说不定这老头是魔教中人,与我华山派有深仇大恨,我这么一承认,岂不是自投罗网!”

     一念及此,段飞便是要想胡说一个帮派,转念又想到:“这老头武功很高,年纪又是一大把了,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都多,必然有些见识,我方才使用的华山功夫肯定逃不过他的贼眼,

     反而还会被他笑话。即是如此,我何不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是华山弟子,到时候死也死得光荣一点。”

     想到这,段飞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说道:“不错,本少侠正是华山弟子,识相的就快把清灵草还我,不然我师傅可不饶你!哈!哈哈!”

     他虽然是笑,但是想到自己有可能要被白发老头杀死,以后就见不到疼他的师傅,仰慕他的师妹,以及...不能再去给养母上香...心底总是不开心,这笑得别提有多僵硬了。

     “嘿嘿,你师傅是谁?这么神气?”

     听见眼前少年自称少侠,白发老头微笑摇头,问道,心底却是微微叹气,心道:“眼前少年根骨极佳,本是一块极佳的练武材料,可是他说话眼神闪烁,

     显然肚子里正在打什么注意,并非正人君子,以他的天赋日后若是正途到罢了,若是阴差阳错走上邪途,只怕会是一个祸害。”

     段飞还不知道白发老头已经把他看穿了,故作傲气的说道:“怎么样?怕了吧!我师傅正是华山派中位高权重的执法长老,名刘,讳上义下达。

     哼哼,你若识相就快把我的清灵草还来,要不然,哼哼...哼哼!”

     段飞儿时与泼皮流氓为伍,因为体弱多病不能打,最会的就是狐假虎威,这时便用了上来,那神情,那语气,那哼声,别提有多真了。

     不过,段飞也留了一个心眼,他知道老头武功非常厉害,他死了就算了,可不能给他师傅带来麻烦,于是便说自己师傅是刘义达,没办法,谁叫刘义达总是排挤他呢!

     “刘乌龟,你在华山派耀武扬威,人模狗样,想不到老子我给你找了一个惊喜吧。什么?你说要谢我?不用客气,你我同门一场,平时又这么照顾我,这是应该的。嘿嘿!”

     想到自己临死前找了一个垫背的,段飞心中顿时变得开心了许多,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欢快许多,看在白发老头眼里,活脱脱就是一个狐假虎威的纨绔子弟,名门败类。

     白发老头本是正道曾经非常有名望之人,如今虽然归隐深山不问世事,但过去的骄傲还是有的,今日这株清灵草本是段飞发现。

     按理说,以白发老头的地位不可能再去抢夺,然而他找清灵草炼药救治一位极为重要之人,已经连续找了几年,几乎把清灵峰给翻了个底朝天,直到今日方才找到。

     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弃的,本来见段飞是名门正派弟子,心想着传他几门厉害武功,就足以抵偿清灵草的损失。

     后来却见段飞心机极深,又非常纨绔,心中传功的想法便顿时烟消云散,更甚者,连带着夺取段飞清灵草的亏欠,也少了许多,可不是嘛!

     抢一个纨绔子弟的东西,不是罪恶,还是为民除害!

     一念及此,白发老头也没有了继续与段飞周旋的心情,笑道:“老夫孤陋寡闻,什么牛蚁达,蚂蚁大的,根本听都没听说过。这华山派也是越来越不成气候了,

     堂堂的执法长老宝座,竟然随随便便就让不知是哪里来的阿猫阿狗坐了,真是太不像话了!”

     这段话段飞听了当时就不乐意了,心想:“你爷爷的,你个魔教妖人骂刘义达,蚂蚁大,狗益达就好了,尽可以用力骂,完全不用给我面子。

     但你后来骂我华山派不成气候,骂我华山派不像话,你大爷就不能忍了!更何况,你还抢了我的清灵草,这么做简直是欺人太甚,你爷爷今天若不把你骂得狗血淋头,就不是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