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 剑斗(三)
    “段...段师弟,方才师兄们不过是和你闹着玩的,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陈平舔了舔因为过度紧张而干燥的嘴,恬不知耻的说道。

     “是...是啊!段师弟,大家同门一场,打断骨头连着筋,你就放过师兄们吧!”李泽也战战兢兢的哀求道。

     看见这两个卑鄙小人的无耻面貌,周围响起一阵嘘声,只听有人粗声粗气的说道:“无耻之徒,你二人方才出手偷袭,以二打一,以大欺小,招招想致段师弟于死地之时,有没有想过他是你们的师弟,现在眼见不敌,就出口哀求,换作是你,你会答应吗?”

     若是换作平时,听见有人这样说他们,那陈平早就暴起发难,然而今日他二人命悬敌手,只得尴尬直笑,连讥讽他二人的人的模样也不敢转头去看。

     望着陈李二人战战兢兢的模样,段飞心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过往岁月里,那些被排挤,被孤立,被冷言冷语的点点滴滴!

     刹那间,前仇新恨一起涌上心头,化作滔天怒火,不断灼烧着少年的心脏,带来一阵阵刻骨铭心的疼痛,使得少年的呼吸微微急促!

     事到如今,若是把段飞的位置换做是在场任何一人,只怕是谁都没有一丝放过陈李二人的理由!

     但段飞有一个,那就是周义武的叮嘱,若不是周义武的雪中送炭,段飞早就沦落街头,

     段飞心念急转,心想:“我已苦战许久内力耗损大半,又流血过多体虚力乏,方才吓退他二人那一剑也不过是徒具模样,再加上运气好不偏不倚正好砍在李泽头巾上,

     方才让他二人高估我的实力,若是此时与他二人亡命一搏等于自寻死路,委实不划算!”

     一念及此,段飞冷声说道:“你们的所作所为足以死上数次,我答应过我师父,不对同门下狠手,今日之仇暂且记下,等到他日我禀明师父之后,

     咱们新仇旧恨一同了结!现在,乘我还没有改变心意,快滚!”

     “多想段师兄!”

     陈平二人如获大赦,刻意讨好段飞,竟然恬不知耻的称呼段飞为师兄,慌慌张张捡起长剑就要离开,那许多新弟子气愤陈李二人作为,不愿他二人就此轻易脱身。

     只听有人说道:“段师兄,这两个卑鄙小人是华山派耻辱,不能这么轻松就放了他们!”

     又有人说道:“段师兄,他们把你伤得这么重,怎么能够轻易就放他们离开,至少的砍他们一手一脚,让他们没办法作恶。”

     眼见着群情激愤,都为段飞鸣不平,段飞嘴角微抽,心想:“方才你们不敢出手相助,也只是谁都不帮,但是现在我已外强中干,

     你们叫我去砍他们一手一脚,不是等于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正感为难之际,忽然闻到一股恶臭,放眼瞧去,却见那陈平裆部前后湿了一大块,竟然被吓得屎尿齐流。

     段飞心中一喜,眉头却是一皱,叫道:“恶臭难当,还不快滚!”

     “多谢段师兄,多谢段师兄!”

     陈李二人如蒙圣旨,转身就要逃离,忽听有一人阴阳怪气的说道:“段师兄,这二人数次欲置你于死地,你竟然就这样放他们离开,你好大的胸襟!”

     又有人更加阴阳怪气的说道:“哈哈,段师兄,我看你只怕是油尽灯枯,外强中干吧!”

     此言一出,满场皆静,每个人都陷入思虑之中,而段飞却是后背一凉,他知道,有人已经瞧出他外强中干,有人要借刀杀人置他于死地!

     再看陈李二人,果然已经停下脚步,眼神闪烁,只要段飞稍微露出一丝内力不济,陈李二人必定会再次举剑相向。

     可以说段飞此时已经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这种情况,若是换作一般人,只怕是会当场露馅,然而段飞自幼混迹市井,与泼皮无赖为伍,

     心理素质与临机应变都是一等一的。

     只见他嘴角轻笑,对着四周笑道:“师兄的胸襟大不大,你出来摸一摸不就知道了!师兄强不强,你出来试试不就知道了,呵呵!”

     “…”

     静!寂静!死静!

     偌大的演武场外,只有段飞笑吟吟的声音经久不息。

     几个女弟子羞得满脸通红,不敢抬头看向段飞,心头小鹿乱撞,有人心头想到:“段师兄一表人才,想不到却是这般…”

     又有人想到:“这个生死关口还胡思乱想,段师兄真是深藏不露啊!”

     还有人想到:“段师兄武功这么强,哪方面会不会…强!哎呀,我到底在想什么!”

     而那些男弟子则是不约而同的露出怪笑,互相对视,一副你懂的我懂的的表情!

     那出言挑衅之人仿佛也没有料到段飞会口不择言,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应,段飞举目四望,看不出谁的表情有异。

     细细回想,也没有听出说话之人的方位以及人数,这种敌暗我明只能被动挨打的状况,段飞嘴角的笑意却更浓了,对着陈李二人吼道:“

     你们两个蠢货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也想摸一摸师兄的胸襟?是不是也想试一试师兄强不强?”

     语调暧昧至极,说完还不忘抛一个媚眼,刺激得在场众人嘴角直抽,鸡皮疙瘩掉一地,原来段飞在妓院长大,见得多了,学几个嫖客的语调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敢!不敢!”

     那陈李二人本来举棋不定,这时见段飞谈笑风生,言语自若,中气十足,再也不敢上前挑衅,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得无影无踪。

     “真是没用!”

     望着陈李二人飞奔的身影,段飞一脸的不爽,目光忽然落到一个女弟子身上,微微一笑,刚要开口说话,那女弟子脸颊顿时通红,啊的一声立刻逃得无影无踪。

     “呵呵!”

     段飞呵呵一笑,仿佛又回到了儿时妓院里的日子,只觉得自己是有钱的大爷,周围都是等待他赏脸的粉头,身上什么伤都忘了,变得精神奕奕。

     贼亮的目光游移落到下一个女弟子身上,同样还没有等到他说话,那女弟子也红着脸跑了,段飞摇了摇头,暗骂一句给脸不要脸之后,

     目光移转到另一个女弟子身上,这女弟子果不其然也是掩面而奔。

     “你爷爷的,你们不陪我,本大爷还看不上你们呢!”

     好似妓院里的大爷附体,接连吃了几个闭门羹之后,段飞顿时拉下了脸,也不管是谁在暗中捣乱,骂骂咧咧的渐行渐远走去。

     众人只见段飞步伐稳健,行走如风,就是身上伤口还没有愈合,走一路就滴一路的血点,分为惊心。

     “呵呵!”

     待得段飞走出很远,留下的几个男弟子忽然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有人说:“这个师兄挺好玩的。”

     又有人说:“伤成这样还能行走如风,段师兄好强!”

     一提到强字,现场氛围顿时变得迥异起来,几个人怪笑着四散而走,于是,偌大的演武场外已经空无一人了。

     不对,应该还有至少一个人,就在众人都走后,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华山弟子提剑而出,碧绿的剑穗在风中飘扬!

     “段飞,这次整不死你,下一次就没这么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