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5 少女(三)
    “这是...接骨圣药出云菇!还有...疗伤奇药碧龙参!哇!竟然还有九色海棠这种能够大幅度提升内功的神药!这里难道是太上老君用来种植奇珍异草的药圃?”

     石台上,段飞双目炯炯心头怦怦直跳,好似那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一头钻进了王母娘娘那长满仙桃的蟠桃园,周围全是他平时做梦都梦不到的宝贝!

     “怎么办!这么多好东西,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好宝贝!哎呀!怎么办?怎么办?该从哪一件开始?哎呀!头好晕,心跳得好快,我要晕了吗?我要晕了吗?”

     望着遍地唾手可得的奇珍异草,段飞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给狠狠的砸晕了,一时间心血过于澎湃,竟然开始四肢发颤,头晕目眩,简直比那洞房花烛夜的新郎官还要更加紧张。

     “冷静,段飞,你要冷静!你怎么说也是堂堂的华山弟子,可不能这么没有出息,冷静,呼!冷静,呼!”

     一边在心头默念冷静,一边长长的出了几口气之后,段飞渐渐压抑住了心中澎湃,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周围遍布奇珍异草的药圃内缓缓旋转,心中不断的把能够认出的药草名字细细记下。

     如此这般环视药圃数次,段飞已经把所有能够认出的药物名字都记在了心里,然后缓缓合上双眼,好似在心底默默计算着什么。

     片刻之后,段飞的双眼猛的一张,也不见他有任何犹豫,径直来到一株约摸半尺高,通体碧绿的灵芝前面蹲下,喃喃自语道:“师傅曾说灵芝一般是黑色或者暗红色,但有些灵芝因为长得太久了,就会渐渐转绿。

     这种泛绿的灵芝最少也有五十年的年纪,而且灵芝长得越久就越绿,药效也越好,眼前这株灵芝通体碧绿好似最通透的翡翠,想来年岁必定不会少,应该是这里最珍贵的药物!”

     “嗯!”

     一念及此,段飞默默点头心中有了计较,说道:“白发老头,你斩断了我师父亲传长剑,就是毁掉了段飞最珍贵的东西,所以现在我就要毁了你最珍贵的东西,这样下来咱们就谁也不欠谁了!”

     想到这,段飞眼神一凝,猛的高举右手,数股内力自丹田中抽出直灌掌心,使得原本因为受伤而有些苍白的右手微微泛红,正是他所学会的华山断魂掌中最凌厉的一招,五步断魂!

     这五步断魂,名字自是凌厉,威力却也同样不可小觑,寻常人只要练至小成,掌力便足以徒手击毙一头壮牛,虽说以段飞如今的内力修为,还不足以掌毙壮牛,但是掌碎灵芝却是不费吹灰之力。

     而让段飞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那个曾与他四目相对过绿衣少女,那个他在石台上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的绿衣少女,竟然在他刚刚走出石洞之时,就已悄悄的跟在他身后数尺处!

     所以,并不是少女在什么地方躲了起来,她一直就在段飞身边,段飞走三尺,少女就走三尺,段飞往东,少女就往东,他二人就好像是同一根绳子连着的蚂蚱,段飞去哪儿,少女也去哪儿。

     当段飞回头之时,少女就会像鬼魅一般从地上飘飞而起,然后毫无生息的落在段飞看不见的地方,等着段飞又回过头之后,少女再度如影随形,重新紧紧的跟在段飞身后三尺处!

     所以说,其实少女一直都在,只是段飞现在的武功没办法发现她罢了,这不是说少女的天赋好,段飞的天赋就低,只是因为少女练武的时间要远远超过段飞罢了!

     若是段飞练武时间不是三年多,而是也与少女一般练了十年武功,那么今日这场无声的较量到底是鹿死谁手,就很难说了。

     现在,少女绿纱掩面,只露出一双水盈盈的眼睛,静静的盯着身前那个举掌欲劈的少年背影,心底一点也不紧张,反而有一种莫名的饥嘲在眼底酝酿,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一定会惊掉大牙!

     想那少女自幼就隐居在这里,不会不知道段飞要劈的这株灵芝的珍贵,更甚者,这株灵芝她已经细心的照顾了数年,就算是少女不在意灵芝的珍贵,这几年间的精心照顾,总该是会有一点点的感情吧!

     所以,见到段飞作势欲劈灵芝,按理说少女完全没有不紧张的理由,然而,少女却真的有她不紧张的理由!

     理由一,她的武功比段飞高出许多,就算段飞真的劈下去,她也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救下灵芝,理由二,也是最重要的,少女打心底就不信段飞能下得了手!

     “看他别的不挑专挑这株灵芝,说明他明白这株灵芝的价值,这样的前提之下,他还有什么理由毁掉灵芝?我若是他,一定会乘现在左右无人把灵芝挖出来,然后再想办法离开!”

     少女心中这样想着,越发的显得智珠在握,又见段飞手掌在空中愣了片刻之后,果真如她所想一般缓缓放下,少女眼中的饥嘲开始迅速蔓延,心道:“

     好一个名门正派的弟子,果真是表里如一,一诺千金!”

     她心底想着表里如一,一诺千金,其实是嘲讽段飞言行不一致,不讲信用,明明刚刚才信誓旦旦的说了要毁掉白发老头最珍贵的东西,好替自己师父亲传长剑报仇!

     但一见到灵芝这等天材地宝之后,曾经说过的话立刻就变得一文不值,就连师父亲传的长剑也变得毫不重要!

     “姑姑说得对,所谓的名门正派,不过就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表面上说得大义凛然,最后还不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连人格都能出卖!”

     想起姑姑曾经说过的话,少女眼底的饥嘲渐渐转换成尖锐的鄙夷与厌恶,莲步轻移中,少女的右手缓缓举到胸口,浓烈的真气在少女皎洁如玉的手掌中快速凝聚,跳跃,使得周围空气微微扭曲!

     “你这等伪君子,本姑娘多看你一眼也觉得污染了眼睛,让你在石台上多走一会儿,也觉得脏了石台,不如把你打晕之后,掉在树上,等爷爷回来再处理你!”

     就在少女不声不响的来到段飞身后半尺处,右手将要朝着段飞后颈落下之时,眼前少年有些一本正经的低语声,却使得少女僵在原地,心头好似有千军万马奔腾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