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ALARX5:珠宝店劫匪
    她站起身,疑惑地看着岳少逸。慢慢地走了过来。

     “你是在叫我吗?”她望着他说道。

     “当然了!”岳少逸从隔离现场的黄条上面跨过,走了过去。“除了你还有谁叫夏雨铃啊?”

     两个警察过来拦住了他。

     “喂喂干嘛拦我啊?我认识她。”岳少逸指向夏雨铃。

     两个警察回头看向她。

     “放开他吧。”她说道。“让他过来。”

     岳少逸甩开两个警察的手,走了过去。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一副办案的样子?”岳少逸好奇地看着她。

     “小伙子我想你应该是认错人了,我不是夏雨铃。我是她母亲。你觉得一个高中生可能出现在办案现场调查吗?”她严肃地看着岳少逸说道。

     [啥玩意儿?]岳少逸差点把眼睛瞪出来。[夏雨铃的母亲?开什么玩笑啊?声音听起来都一样啊,而且你这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保养得也太好了吧?]

     “额……抱歉打扰了,我还以为是雨铃同学呢……”岳少逸一头雾水地挠挠头,他犹豫着转身要走。

     [不对!]

     “你骗谁啊?!”他转过身指着她胸前。“你那不是挂着牌子呢吗?协助警员夏雨铃!你忽悠谁呢?!”

     “啊!该死!我忘了这个牌子了!”夏雨铃懊恼地低下头看向胸前。“都怪这个身份卡被挡住了,差一点就能混过去了啊……”

     岳少逸听得一愣。[这个槽我是真不想吐……但你能不能别这么自然地炫耀你胸大啊?!]

     夏雨铃脸微红地看向岳少逸。

     “被你看到了我也没办法,但你可别在学校里说我是个协助警员啊!”

     “协助警员……这不是很帅吗?为什么要保密啊?还有你怎么会做这个啊?”岳少逸奇怪地看她,没注意到他身后有人慢慢走了过来。

     “因为小铃她有着我们这些人所不具备的才能啊。”岳少逸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他回过头。

     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官大叔正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们两人。

     “李叔叔。”雨铃同学看着那个大叔打了声招呼。

     李警官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岳少逸。“说来惭愧,小铃她虽然只是高中生,但是办案能力比我们这些老警察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哇,是吗?这么厉害?”岳少逸崇拜地看着夏雨铃。

     “啊?没有啦……还好啦。”她红着脸说道。

     “小伙子,我看你很眼熟啊?”李警官盯着岳少逸,表情很不友好。

     “你小子……是不是那个那个最近让我们警察局名声扫地的那个啊?嗯?”他怀疑地盯着岳少逸,语气十分地不满,锋利的眼神令岳少逸有些心虚。

     “啊?不不,我不是那个人。您应该是认错了……我是他双胞胎的哥哥。您放心,我回去就教训我那个不听话的弟弟。”岳少逸赶忙胡说道。[绝对不能承认啊!承认了一定会死的!]

     “哈哈,你骗谁啊?小子?你的照片在警察局里都已经被我们贴到重案通缉犯那一堆里了。档案我都翻了好几遍。你觉得我会信你吗?”警官大叔看着他大笑道。

     “额……”岳少逸背后发寒。[至于吗?多大仇啊?照片都贴到重案通缉犯那里去了吗?!]

     “唉,真不知道你小子是怎么找到线索救出那两个孩子的。”他叹息了一声。“实话说吧,我就是负责那起案子的。你是不知道啊,因为你我都被降职了……”

     [我的天呢!这么大仇啊?!那我得赶紧跑啊!]

     “我也在学校仔细地找过,可是除了唐心颜的桌子上有一行字之外什么都没有呢。”夏雨铃有些好奇地看向他。

     “啊……就是歪打正着罢了。”岳少逸挠挠头说道。

     “不过多亏了你啊小子。”李警官突然和蔼地笑了笑。“不管怎么样,结果是好的。人既然救出来了那我降个职也是没关系的。”他拍了拍岳少逸的肩膀说道。

     “不过真是可惜呢。”雨铃同学在边上突然说道。

     “啊?”岳少逸一头雾水地看向她。

     “那个金毛要是再多被关一段时间多好。”她噘着嘴说道。

     [啥意思?金毛是谁啊?]岳少逸莫名其妙。

     “哈哈,小铃你怎么还在和那金发的女孩子赌气啊?”李警官在一旁擦了擦汗说道。

     [怎么回事?雨铃还和唐心颜有矛盾?哦,我懂,毕竟从人设上来看有些相似,似乎都是智商爆表的人啊。不像我……等会儿!喂!作者!把前面那句话给我删掉啊!]岳少逸的内心十分地激荡。

     “哼!要不是那个金毛……”雨铃同学看着岳少逸。“你在医院昏迷时我本来是和雷鸣一起去的,但那金毛在那……”

     [不是吧?那么大矛盾?见到彼此都会很讨厌吗?]岳少逸差点儿笑出来。

     “行了,我要继续勘察现场了。”雨铃同学转过头去走向那面被打出大洞的墙。

     岳少逸赶忙跟了上去,却被李警官抓住。

     “你还要干嘛啊?”

     “我看看啊。”岳少逸不要脸地看着李警官说道。

     “……这里是警察办案呢!你一个学生捣什么乱啊?”李警官十分严肃地说着。

     “雨铃不也是学生吗?再说了,我是立志要成为一名正直的警察的!本来还想要去报名义务警员的呢!”岳少逸突然想到了一个也许可以让他留在这里看雨铃同学办案的好理由。

     “你也想当警察?”李警官半信半疑地看着一本正经的岳少逸。

     “对啊!也许我能帮上忙呢!你别忘了,我可是找到过雨铃都没找到的线索啊!”他不要脸地瞎说。

     李警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那你去看看吧,说不定你和你父亲一样都很厉害呢……注意别破坏现场。”

     [很好说话嘛。这个李警官……]

     岳少逸好奇地走到正蹲在地上观察的夏雨铃旁边。

     “哇!小铃啊,在做什么呢?”他好奇地问道。

     “你看到这里了吗?”夏雨铃皱着眉头指着地上的一堆碎石和灰尘。“劫匪的脚印留在了这里。”

     “从步长来看大概有一米八几……还有别叫我小铃!”她瞪了岳少逸一眼。

     “哦哦,和我差不多高啊。”岳少逸煞有其事地大概比划了一下犯人的身高,十分严肃地点了点头,接着一脸震惊地赞叹道:“哇!你好厉害啊!连身高都能推测出来呢!”

     夏雨铃一脸无奈地白了他一眼。”你是笨蛋吗?这有什么厉害的啊?正常的警员都能看出来的。”

     岳少逸哦了一声点点头。[哼,怎么就成笨蛋了啊?推理小说不都是那么写的吗?从爱伦坡写的杜宾开始,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阿加莎的大侦探波洛……再到现在的名侦探小学生,身旁不都得有个白痴衬托吗?嗯?我干嘛要说自己是白痴啊?]

     “嗯……这个劫匪很奇怪……他是从这家珠宝店的后门进入的。刚才去看的时候整个铁门都被强行破坏了。而锁却一直连在上面,以至于连在锁上面的警报没被触发。他应该是随身携带着什么破坏工具……等等……”

     她拿起了一块碎石,认真地看了起来。

     “这碎墙剥落的石块有什么问题吗?”岳少逸疑惑地看着她问出了几乎所有推理小说都会有的套路般的一句话。

     “嗯……有些奇怪啊……这个劫匪难不成……”她低声自语。紧接着疯了一样扑到墙洞旁的碎石上面。她一块一块地在里面翻找着。

     “你在找什么啊?我帮你啊?你是不小心把什么弄丢了吗?”岳少逸在一旁说着完全没意义的烂话。“对了,你看了最近新上映的那个电影了吗?里面就有很烧脑的推理呢。”

     雨铃同学理都没理他,继续在碎石中翻找。

     她从中捡取了近十块大小不一的碎石。

     “大概是这些了……”她轻声说着,然后开始摆弄起那些石头。

     “你这是要干嘛啊?”

     “你看着就知道了。”夏雨铃随口说道。

     她把那些碎石摆在地上,不断地变换位置,最后……

     “这是……”岳少逸震惊地看着她拼出的一小部分墙面。

     那应该是珠宝店内部墙的一小部分,碎裂的墙面组合在一起,而那上面有一个深陷的拳印……

     李警官站在一旁表情也很夸张,显然很难以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怎么?这面墙是被人打穿的?”

     “嗯……看起来是这样没错。”雨铃同学皱着眉仔细看着那个拳印。

     “不一定吧?小铃?也许只是那个劫匪用力打了一拳墙面,然后用工具打穿墙面呢?”李警官说道。

     “不,虽然很难相信,但是……你看,”她拿起相邻的两块碎石。“它们之间的裂隙,看到了吗?很明显是顺着这一拳开始不断地断裂……一直蔓延到了墙的外部。尽管不可思议,但是显然是因为这一拳导致了这面墙的破坏。”

     李警官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些碎石。

     “回去用电脑扫描一下就知道了。”雨铃放下手中的碎石,让一旁的刑侦调查员装到透明袋中。

     “我真是……想不通啊,什么人能够打穿墙啊?”李警官拍了拍头皱眉说道。

     “堆砌这面墙的砖强度比普通的红砖高很多,内部灰黑色,是比较不容易断裂的一种了。击穿它的力量……是极为巨大的。而且手臂与拳头所承受的压力也是普通人完全承受不了的。”

     [是灵吧。]岳少逸心想。[但是不对啊,灵可以穿过实体墙的,没有必要打穿墙逃走啊……但这件事实在是不像是普通人能犯的案……]

     “李队!刚刚在询问对面的24小时超市时又发现线索了。昨天夜里那个劫匪在那家超市里面买了狗粮和咖啡。那家超市的摄像头拍到劫匪了。”一个警员在后面说道。

     “走,我们去看看。”雨铃站起身,快步走向街对面。

     岳少逸跟了上去,但突然感到似乎有谁在看着他。

     他四处张望,看着周围围观的人们。[没人在看我啊。可是……]

     [嗯?]他看到一条小狗正站在一个人的脚下看着他。

     [一只……吉娃娃?你瞅啥啊?]岳少逸对着它做了个鬼脸。

     它吐了吐舌头,似乎一撇嘴,不屑地转过身从人群的脚下钻了出去。

     岳少逸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它钻进了街对面的一条小巷。

     他转过头,无意间发现街对面不高的小楼楼顶站着一个蒙着脸的男人。

     岳少逸一愣。

     “静!跟上楼顶那家伙!”他对着一旁的静大喊一声,指向楼顶那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静直接飞到空中。

     “跟着他就行!”岳少逸匆忙地冲进人群。“快让开!都让开!”

     他挤出人群,冲向街对面。

     “你干什么去?!”夏雨铃在后面大声问道。

     [没时间解释了。楼顶那个人一定已经看到我了。]

     他冲进那条小巷,然后跳上一个方形的垃圾箱,接着纵身一跃抓住通向楼顶的梯子。

     他飞快地爬到上面。

     小静倒在楼顶的平台上。

     [该死!]

     “小静!你没事吧?!受伤了吗?!”岳少逸焦急地跑了过去。

     “没事,你快去追,那个人往那边跑了。他从楼上跳下去了!”她指向前面。

     岳少逸顺着她指的方向跑过去,从楼顶向楼下的街道看。

     那个蒙着脸的人早已不见踪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