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充气娃娃就要充氦气
    “好久不见啊,小猴子!”岳少逸高兴地抱住夜侯,狠狠地拍着他后背。然后轻易地,把他抱了起来。

     “哈哈,你还是这么瘦削啊。”他仔细看着夜侯,发现他并没什么变化,除了稍微长高点之外,他比以前更白了,头发乱糟糟的,原本十分帅气的脸略显病态,眼睛也有些充血,显然夜侯长年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对身体影响不小。

     “切,谁像你似的,成天就知道锻炼,典型的四肢发达。你这样的也就在史前文明能混的不错。大概可以混个长的不错的少毛的女野人,但是现在可不是你们原始人的时代了,现在这里才最重要。”他指了指他脑袋,撇着嘴把岳少逸拽进屋里。

     穿过整齐摆放着绿色盆栽的狭小的庭院时,岳少逸不由奇怪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养植物了?还摆的这么齐?”

     “你觉得我会浪费时间养这种没用的东西吗,还费事儿的摆齐?是小叶那丫头啦,你被关起来那两年里她说她想小逸哥哥了,于是就想养一条狗……”

     “等等!养狗啥意思!”岳少逸疑惑地问。

     “哦,她说就是找个比较像你的替代一下啦……”

     “……哪里像了?!”岳少逸莫名其妙。

     “哦那个……就是夸你忠诚啦。”夜侯打着哈欠回答着,似乎没睡醒。

     “可这养的是植物啊,和狗有什么关系?”

     “当然是因为我嫌狗太吵了不让养啊,就跟她说你找个不会叫的东西养吧。她就养这些植物了。”夜侯抠了抠鼻子。

     “可是……这植物也不像我啊。”岳少逸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些枝叶茂盛的绿色植物。

     “你瞎嘛?就那个,多像啊,小叶修剪的。”夜侯翻着白眼指向墙角。

     岳少逸沿着夜侯指的方向看去,不由惊讶了一下。

     [这可真是……]

     “完全不像吧混蛋!那植物修剪的形状根本不是我吧!那不还是条狗吗!你妹妹完全不想我吧!她只是想要一条吉娃娃被你拒绝了才开始养植物的吧?!”岳少逸恼火地看着夜侯说道。

     “什么啊,你这不是都知道么,解释得比我还好那你问我干嘛?”夜侯抠着鼻子进了房间。

     “……”

     他刚推开门,一股恶臭得让人窒息的气味涌了出来。岳少逸连忙捂住鼻子和嘴,完全不敢喘气。

     “靠!你在里面干嘛了?!”

     “哦,哈哈,我做化学实验来着。”夜侯挠着鸡窝头羞涩地笑了笑。

     [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啊?!]

     “做实验?什么实验?观察把穿了一周的内裤扔在地上连续半个月不洗会不会长虫子的实验吗?”岳少逸看了一眼地板上。

     “你真恶心。”夜侯鄙视地看着岳少逸。

     “否则哪来这么大味儿啊!你自己看你脚下是啥。”

     夜侯低头,一条内裤被他踩在脚下。

     “额,咳咳,你说啥?啥内裤?”他干咳两声,以堪比专业足球运动员的准度和力度把内裤踢到了沙发下面。

     [上天有眼,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坐到那个沙发上。]岳少逸暗自发誓。

     岳少逸一阵无语,这家伙的生活比以前还混乱啊。他四处环视,散落在地的脏衣服,和外卖的比萨盒堆在一起的书籍,各种奇怪的工具,过期的牛奶和各种食物……

     岳少逸轻巧地避开了一个缺了一只手的高达模型,却不小心踩着一个破旧的绘画用素体,他赶快抬脚,又不小心撞倒了一只开了四档的路飞。他又抬头,一个……充气娃娃赤-裸而孤单地飘在天花板上。

     “你这什么啊!?”岳少逸指着那个娃娃。

     [你家里咋还有这个?]

     “哦,我在里面充了氦气,好玩吧。”夜侯自豪地说着。

     “好玩个头啊!你自豪啥呢?!你家怎么越来越乱了?你妹妹怎么容忍的?”岳少逸边说边用力把一台被一把模型刀卡住的冰箱门狠狠合上。

     一只老鼠从冰箱里窜了出来,岳少逸高举起卡住冰箱门的那把1:1霜之哀伤合金剑想要打老鼠,却被夜侯拦住。

     “阿尔萨斯快住手!是自己人!”夜侯大声说道。

     “啊?”

     “唉,说多了都是泪啊,小叶她上个月就搬出去和闺蜜住了,这只老鼠已经是我唯一的亲人了……顺便一提,他叫小灰,挪威鼠,啮齿目,鼠科。”夜侯哀伤地揉了揉眼睛。

     “嘿!迪士尼,我不管你和你的米老鼠感情有多深,但你要是……”岳少逸实在是有些难以忍受。

     “是小灰啦。”夜侯提醒道。

     “谁管那只该死的老鼠叫什么!我只知道你再这么过下去能活过一个月都是奇迹了!”岳少逸严肃地劝告他。

     “是啊,要不是有外卖小哥和小叶的话,你可能真就见不到我了。小叶她不定期的会回来给我送吃的,再顺便把衣服洗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说着说着他竟然无耻地唱了起来。

     “你能再不要脸些吗?!她是你妹妹吧?!我要是小叶才不会管你呢。”

     “还好你不是,光想一想就很可怕啊,一个萌萌的妹子,有着八块狰狞的腹肌,还有发达的背括肌,再加上时不时发作的麒麟臂……哦天呐,万能的造物主请原谅我对这个世界的亵渎……”

     “你大爷!你才麒麟臂呢。”岳少逸恼火地狠狠拍了他一下。

     “哎!等等!你刚才说外卖小哥?他也知道你家在哪?”他惊讶地问夜侯。

     “是啊是啊。”夜侯费劲地眨着小眼睛。

     [喂喂鸡窝头就别卖萌了好吗?]岳少逸心里一声轻叹。

     “你可是全云川最大的情报商人啊!你不应该是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只闻其声见不得人的人物吗?你家不应该只有几个人知道吗!”

     “天呢当然!我连龙首都不会露出去!我根本不出家门!”夜侯无辜地看向岳少逸,一脸骄傲,似乎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很有黑帮电影里大反派的样子。

     “嗯,不过知道我家的还是有几个人的,除了我妹妹就只有你和老猴子,啊还有我妹妹的闺蜜……”夜侯抓了抓下巴。

     “什么!你妹妹的闺蜜也知道?”

     “别打断我!知道怎么了,情报贩子不能对妹子有想法吗?”夜侯耿直地说道。

     “你还有想法……”岳少逸强忍着掐死夜侯的冲动看着他。

     “嗯我接着说啊,还有谁来着……哦当然还有刚才说的外卖小哥,”

     “外卖小哥是谁?”

     “哦,就是大上个月我点必胜客宅急送认识的哥们。”夜侯揉了揉鸡窝头。

     “送外卖的都知道你家在哪,他知道你干嘛的吗?”

     “当然知道啊!”夜侯大声答道。

     “知道你是情报贩子?!”岳少逸完全不敢相信。

     “哦不是,我跟他说我是将要拯救世界的技术宅。”他一本正经地瞎扯。

     “……”

     [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个死宅呢,原来还会技术啊。]岳少逸暗自腹诽。

     “啊对了!除了这个经常偷懒来我这里玩撸啊撸的外卖小哥以外还有好几个送外卖的知道,像什么肯德基,黄焖鸡,沙县小吃……”

     “你够了!除了送外卖的没了吧?”岳少逸已经开始后悔问他了。

     “哦还有送牛奶的,送快递的,收废品的,卖报纸的,送……”夜侯掰起手指数了起来。

     “行了别说了,你真的没有在报纸上把自己的地址登出去吧?比如说什么全市最大的情报商人欢迎各位警察的来访之类的?”

     “怎么可能啊?!那不是傻吗?我只是在深网上发过诚邀各位罪犯来云川找我寻求帮助,当然,是要收费的。”夜侯满不在乎地说道。

     岳少逸沉默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算了,他自己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那我也没必要着急。]

     “行了,说正事吧,我这次来呢是想要……”岳少逸打算把话题引向正题。

     啪!

     夜侯从沙发下面费力地抽出一个满是灰尘的档案袋扔在桌上。

     “你要的几个人大概都在里面了,不过有一个出国了,在日本东京大学念书,我帮你把护照都办好了,随便你什么时候走。其他的人都在国内,不过有的不在云川。”

     夜侯就是这点好,许多话不用说,他会把所有事情准备好。

     “哦对了,那个叫路义文的不见了。”他补充道。“你也知道他父亲有多厉害。”

     “即便是你也没查到?”岳少逸皱了皱眉。

     “嗯,即便是我。”

     [路义文啊,很久不见……]岳少逸靠在沙发上,脸色阴沉。

     岳少逸犹豫地看了看从沙发下面拿出的档案袋,最后还是拿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

     “喂喂你才来就走?太伤人了吧,至少吃个饭啊?”夜侯可怜地看着他。

     “得了吧,和你吃外卖啊?”

     “是啊,我外卖都订了。外卖小哥一会就来,我跟你说他撸啊撸玩得可好了。是电一王者啊!”夜侯似乎极为崇拜那个送外卖的小哥。

     “哦是吗,反正我不玩了。”岳少逸冷漠地说着,转过头打算要走。

     “谁让你被抓进去关了两个赛季的?怪我咯。”夜侯一副欠揍的样子。

     岳少逸看了他一眼。

     “大概周末的时候我会过来的,那时候小叶应该也会回来吧……”岳少逸似乎嘴角轻微扬起。“老子和你可没什么话说了。”

     “滚吧你!”夜侯在屋里吼。

     岳少逸走出夜侯家,发现天已经彻底黑了。

     [该死,这么晚了啊……我姐会杀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