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净灵?
    那女孩见岳少逸看向她,立刻转过头去。

     岳少逸皱了皱眉。

     盯着桌上的字,他逐渐冷静下来。

     [是巧合吗?还是专门刻给我看的?]

     岳少逸看到那刻痕还很新,极有可能是最近才刻上的。然而刻字的人怎么知道他会坐在这里?

     [难道那个男人真的没死?不可能啊……我亲眼看着他死去啊……这刻的字只是巧合吗?]

     岳少逸狠狠摇头,不再继续想下去。胡乱地猜测毫无意义。

     他盯着那行字,又抬头看向坐在前排的那女孩,心头笼罩着巨大的疑惑。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

     一天的时间过去的很快,转眼已是黄昏。岳少逸背着包走出校门,并没有坐回家的地铁,而是乘车去了云川市的夜晚里最繁华也是最混乱的街区:夜天堂。

     岳少逸站在公交车里看着窗外,在他身旁站的人几乎都在低着头看手机。窗外的街道整洁而宽阔,此时正是学生放学,成年人下班的时候,人行道上行人熙熙攘攘拥挤不堪。公交车上人越来越多,地铁站想来也是挤满了无数的人。

     公交车突然停下,似乎又堵车了。

     [现在正是云川最繁忙的时候啊。]岳少逸向公交车后面挤了过去。

     云川市占地六千多平方公里,人口大概有两千五百多万。经济、交通、科技、工业、金融、航运、航天都极为发达。GDP总量在全国排名第二,仅次于首都。而云川港口的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一直稳居世界第一。云川市划分为17个区一个县,中心城区有7个,半中心区有两个,郊区8个。而岳少逸正要前往的,便是郊区之一。被称之为“夜天堂”的静宁区。这里同时也是这座外表光鲜的城市中最黑暗的地方。

     这个街区实在是让人恶心。当然,不是说它脏乱差,正相反,虽然说是郊区,但它看起来十分的华丽而且远超其它区繁荣。在每一个夜里这个街区都会闪烁着绚丽的霓虹。即使是在深夜,街道上也不乏众多往来的行人。而且这个街区向东南走到尽头就是云川城最有名的景区:霓虹沙滩。在多数人看来,这里的环境是极好的,但有句话说的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在其华丽的伪装下不知有多少肮脏的苟且事。

     这个街区的设施以及物流不可谓不丰富全面,尤其是在娱乐设施方面。只要有足够的钱,无论是什么,在这个街区都能买到。顺便一提,这座城市里最大的黑市就在这个街区里。

     同时这个街区还汇聚了三教九流的各式人物,无论是上流社会的权贵还是以乞讨为生的乞丐,公司的白领或是哪个财团的董事,只要肯付钱,那么在这个街区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享乐。亡命徒、毒贩、妓女、杀手、情报贩子、黑帮、邪教、军火商、小偷、盗墓贼、人贩子、骗子等等更是在这里如鱼得水。因为这里警察很少管,即使经常会有帮派之间的交火。因为这里给这座城市带来的收益太过巨大,因为有些云川高层的人是拿了这里的钱的。也是因为这些原因,这个街区的犯罪率也远超云川其他犯罪率本就不低的街区。

     如果说经济的飞速发达、城市的高速发展需要付出一些代价,那么对于云川来说,这代价就是其他普通城市难望其项背的超高犯罪率了。

     岳少逸想起那个男人生前每念及此就扼腕叹息,然而那个男人即使被奉为警界英雄却也受制于高层的限制。他一直把夜天堂视为一块毒瘤,早晚会使这座城市分崩离析的毒瘤。

     岳少逸下了公交车,站在这个街区的入口,不由感慨这个街区的边界如此清晰。街区外的人们带着一白天的疲累和回家的憧憬匆匆赶路,渴望着饭后端一杯茶坐在沙发上与家人看看电视享受平静的生活。而街区内的人精神饱满,正带着期盼准备着迎接又一夜的疯狂,追求更加刺激的疯狂。

     真是个奇怪的世界啊,只是处于两个不同的街区,却仿佛处于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自从岳少逸去年出狱之后一直没有再来过这里,因为他父亲和姐姐极其严格的限制他再和这里的一些人打交道。

     [但如今已经不同了,那个男人已经不在了。]

     而经过了平静的一年之后,他的姐姐已经很信任岳少逸不会再和那些令她厌恶的人打交道了。岳少逸不由得有些愧疚,他又辜负了姐姐。

     但他必须来这里,有一件事情已经拖得太久了,有几个人已经活得太久了。那几个令他憎恨的即便要被关在监狱里一生也要杀掉的人。

     所以为了找到他们,岳少逸必须去见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可以说是云川最大的情报贩子,他几乎掌握着任何人的资料以及动向。被称之为“无面鬼”的男人,他叫做夜侯,就住在这个街区。

     岳少逸走进这街区,发现这里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往来的人依旧是如此繁杂。

     几个衣着整齐的年轻人面色苍白地走过,面容憔悴但掩不住他们眼底的兴奋,显然整日沉溺于声色。街角站着几个穿着花哨的青年正在鬼鬼祟祟的交易着什么。路边几个衣着暴露画着浓妆的女人不停地对路过的人抛着媚眼,只差喊几声'大爷来玩'。当然更多的还是一些看不出来职业的人。天还没黑,但街上的行人已经不少了,看趋势还在增多。

     就在这时,岳少逸看到了一个装扮怪异的男人。

     [这是……cosplay?]

     他仔细看着迎面走来的这个体型健壮,肌肉发达、头发像是绿藻头的男人。

     那人一头绿色短发,左耳上挂着三只水滴形状的耳环。他左眼由于一道伤疤而紧闭,睁着的右眼开阖之间精光毕露,凶悍如同虎狼。他身着一件深绿色大衣,红色的腰带绑住一黑一白一红三把太刀,大衣里面是和他头发一个颜色的腹卷,左臂上还绑了一只墨绿色头巾。他裸露着前胸,一道伤疤斜着从胸前延伸到腹部。

     他扶着刀柄目不斜视地从岳少逸身边走过,气势强悍。

     [真厉害啊,这是我见过的最像索隆的了……]

     岳少逸看着那人慢慢走远,他转回头,没有太过在意,不过是cosplay罢了。他径直地向前走,接着凭记忆拐进一个不起眼的胡同。然后意外的看到三个白发混混正拉扯着一个挣扎的少女。

     岳少逸冷漠地走过,没理他们。现在天还没黑,尽管这个胡同往来的人少也没有哪个混混白痴到在这时作案。一般这种情形都是混混们和那个少女合伙坑外地的正义感十足的游客的,常在夜天堂的人都不会管。

     他缓慢地走过,但最后停了下来。岳少逸转过身。看到那个少女眼中含泪,姣好的脸上带着无助与绝望不似作伪,而且这个少女穿着也很奇怪。她的衣服如同葬礼上那个奇怪的女人一般但并无古怪的图案。她的衣服有些像日本的和服,此时已被撕扯的凌乱不堪,露出纤细洁白的长腿。

     而那三个混混也很奇怪,满头银发,眼中布满血丝,表情扭曲而疯狂,嘴角还有口水流出来。

     [真麻烦啊……女人的眼泪……]

     岳少逸转过身走向他们。

     “喂,你们三个,挡我路了,滚远点儿。”岳少逸皱着眉凶恶地看向他们。

     他们三个缓缓转过头来,互相对视一下,脸上都带着疑惑。

     “你能看到我们?”站在他们中间的一个银毛嘶哑地问,眼中的血丝似乎更多了,眼珠甚至有些向外突出。

     岳少逸一愣,随后说道:“快滚!”

     [有病吗?现在的混混干坏事都指望路人装作看不见?]岳少逸烦躁地想着,仔细打量那三个人。

     这三个家伙长得都差不多,穿的也一样,但中间那个似乎高一些,站的也比较靠前,大概是这三个人中领头的。

     中间那人看了看岳少逸,转身对身后的两个家伙低声轻语,岳少逸没有听清,但有一句很清楚。

     “……杀了他!”

     几乎是话音刚落,那两个银发混混就冲了过来,速度快得异如常人。岳少逸本来离他们很远,大概有8、9米的距离,但他们几乎瞬间冲到了他面前。

     岳少逸条件反射般抬手交叉护住面门,同时向后爆退。几乎是在他后退的同时,左面的银毛拳头已到,重击在他手臂上。借着巨大的冲击力岳少逸又后退了两步。

     感受着左臂的疼痛,他不由惊讶。

     [现在连个混混都这么大力气吗……]

     然而由不得他多想,右边的银毛也已经冲到了面前,一记直拳击向了他的头部。岳少逸向右边侧头闪过,并向那个混混怀里冲去,一记右勾拳重重打在他的腹部。混混吃痛略向后退,岳少逸紧接着挺身,又是右勾拳打中他的下巴。他接着贴近,左拳重击在混混的鼻子上。岳少逸听到一声脆响,混混的鼻梁应声而断。他感觉到左拳指间溅上了熟悉的温热……鲜血。

     在他还没来得及确定那个混混是否真的倒下就感到背后有风,他连忙俯身,躲过身后那一拳,然后猛地后蹬,踢在后面的混混小腿上。他在岳少逸右侧摔倒,立即想要爬起来,但是被一脚踩在后脑狠狠撞在地上晕了过去,激起了地面上无数的尘埃。

     岳少逸甩了甩手,踩着那昏倒在地的银发混混,抬头看向那个发号施令的领头。他离岳少逸大约有十步远,一直站在原地若无其事地看着。

     “杀了我?尽管来试试。”岳少逸不屑地撇撇嘴,狞笑着瞪向那个银毛。

     那个银毛面色阴沉,此时眼睛里弥漫着血色,墨色的瞳孔也仿佛融进那一片血红。

     他一言不发,只是盯着岳少逸,突然扭曲地抽动了一下。

     下一瞬竟出现在岳少逸面前!带着凶恶的笑!

     岳少逸连忙后闪,然而为时已晚。他感到胸前突然一凉,几乎同时扭曲的银色光芒在眼前闪现。他低下头看到那银光带着点点飞舞的血色,才突觉胸前一痛。

     [该死!这银毛还有刀……]

     领头的混混接着连劈数刀,岳少逸堪堪闪过,但衣服又被刮出了几个口子。

     岳少逸此时已连退数步,但这银毛依旧紧追不舍。那混混又是一刀劈来,他连忙后仰,却脚下一滑向后倒去,竟是在平地上摔倒!

     银毛一刀又不中,见岳少逸摔倒在地,便利落地抛刀,握住,反手持刀,作冰锥式,向他扑去。岳少逸见那混混下刺向他的咽喉,忙用左臂挡住混混的右臂,接着在那混混用左手掐住他脖子之前用右手抓住了混混的右肘,岳少逸一膝盖顶在他的裆部,那混混大叫一声疼痛不已,岳少逸连忙翻身将他按倒同时卷腕夺刀。

     岳少逸把他的刀夺下,然后朝他脸上重击一拳,那混混昏死过去。

     他缓缓起身,恢复了平静的呼吸,才发现夺来的是把匕首,看起来是美国产的蝴蝶。岳少逸又从那混混身上翻出刀鞘,一并收了起来。

     岳少逸检查了一下伤口,刀口不深,已经大概止血了。

     [小伤……回去用双氧水洗一下就行了。]

     他拍拍衣服,然后缓步走向那个衣着古怪的少女。

     那女孩安静地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他,白净的脸上虽然还带着泪痕但却出奇的淡定,此时竟看不出一丝害怕,衣衫也整理的很整洁。她毫无刚被几个混混胁迫的慌乱。

     “小心!”她突然指着岳少逸后面喊道。

     事实上在她张嘴之前岳少逸就已经感到身后的高温,他凭着直觉向一旁闪去,看到偷袭他的竟是一团火焰!

     他嗅到了一丝糊味,才发现自己左边的头发被烧焦了一部分。

     [该死!敢动我81度角的头发?!]

     岳少逸回头怒视,虎目圆睁,发现第一个被他击倒的银发混混此时摇晃着站立,似乎随时会倒下。

     他恼火地走了过去,冲着那混混的鼻子奋力重击了一拳。那混混腾空而起、仰面翻倒,一动不动。

     [那火焰是怎么回事?]岳少逸皱了皱眉。发现从那混混嘴里冒出来了一丝黑烟。

     [他喷的火?]

     岳少逸莫名其妙,十分困惑。

     他转过头走向那少女,却听到她说:“还没完,你还得净化他们呢!”

     “净化?你被吓糊涂了?”岳少逸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女孩问道。

     女孩白了他一眼,盯着他说:“你才糊涂呢,你不是净灵师么,快把这三个污染了的灵净化了啊!要不然一会儿他们醒来会变得更强的!”

     岳少逸越听越懵。

     [净灵师?这女孩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难不成她有精神病?]

     岳少逸皱了皱眉,转过身想走,却被她抓住。

     “你别走啊!快净化他们!”女孩焦急的说着。

     “你说净化……额,嗯,怎么净化?我有点忘了。要不你教教我?”岳少逸挣脱掉女孩的手,最后无奈地决定把这个精神一定有问题的女孩送到医院去。

     他随口敷衍了几句,同时看看附近有没有路过的,好借手机打电话叫来医生赶紧把这女的抓进医院。

     “天呢!你连怎么净化都忘了?你简直笨死了!”女孩一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

     她一跺脚,嘟着嘴瞪着岳少逸:“你这个大蠢蛋!我就教教你好了,反正很简单。不过你可别再忘了哦!“

     岳少逸烦躁地皱着眉,敷衍地点点头说声好。同时向身后看看有没有路人向这里走过。

     “嗯……你先用食指蘸点你自己的血。”她盯着岳少逸说。

     “啊?”

     “啊什么啊!你快点!一会他们该醒了!蠢死了!你胸口不是有伤口吗?!”

     [我刚救了你,于是现在就成了又蠢又笨的白痴大蠢蛋?算了,不跟精神病计较。]岳少逸深吸一口气,随手蘸了点血。

     “然后呢?”他不耐烦的低头看着这个女精神病。

     女孩大概一米六,踮起脚尖仍然要仰头看着岳少逸。

     “切,傻大个,你还不耐烦了。”她又白了岳少逸一眼。

     “然后大喊'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同时食指画个十字,这是最简单的净化了。以你的智商应该能做到吧?”

     [什么叫以我的智商啊?]岳少逸愈发地恼怒。

     他突然看到远处来了个人。

     [谢天谢地,我再拖一会就行了。]

     于是他硬着头皮按照这女孩的话做了一遍。岳少逸也开始觉得自己很蠢了。

     [哼,喊完了,果然没什么事发生。]岳少逸冷笑着看向那女孩。

     但紧接着脸就僵住了,因为三道耀眼的光分别从地上那三个家伙身上发出。

     岳少逸惊的一呆。

     [这什么啊?!]

     他盯着那绚丽的光。那光里面盘旋着一种从没在色谱里出现过的颜色,无法用言语形容,即便是达芬奇在这里也一定说不出那颜色是怎样调出来的。岳少逸只觉得那颜色如此的宁静而安详,之前的烦躁全都一扫而空。那颜色吸引着人的目光,令人陶醉。

     “那是'净化'之色,也是神国之色。”女孩在他身后轻声道。

     “欢迎来到真正的世界,傻大个。”

     岳少逸转过头看那女孩,她脸上带着岳少逸平生仅见的绝美的笑,其中的情感复杂的让人难以读出。

     他又转过头盯着那净化的光。

     “真正的……世界?“

     有那么一瞬间,岳少逸清晰感觉的到,他本就略微扭曲的世界观开始逐渐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