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ALARX10:懒得想标题……
    “果然这节课完全错过了啊,你怎么哭了那么久啊?”岳少逸和小安在她班级外面偷偷往里看。

     “我……我也不想啊,我只是……”小安红着脸低着头抬眼看了看正伸着脖子向她班里张望的岳少逸。

     “唉,算了。一节课而已。”他无所谓地耸耸肩。

     “哎对了,你镜片为啥这么厚啊?”岳少逸十分地好奇。

     她依然不习惯和别人对视,躲闪着岳少逸的目光。

     “啊,我……看书看的啦。”小安支吾着说道。

     “你这得看多少书啊?镜片那么厚!”岳少逸震惊地看着她

     “我。。我也没数过,但大概有近千本书吧……”

     “那么多?你开玩笑的吧?”

     “没有啊,我其实连我家里十分之一的书都没读完呢。”小安看着岳少逸说道。

     “啊?!你家里干嘛的啊?那么多书?”

     “我爸爸是个很严厉的大学教授。妈妈是个家庭主妇啦。不过书都是爷爷的,他是个很著名的博物学家呢。”

     “好厉害啊。我读书就很少。我有个朋友就成天嘲讽我说我没有脑子。不过嘛,当然了,你知道的,他说完之后总是会被打得很惨。”岳少逸笑着说。

     她也笑起来。

     岳少逸一挑眉,盯着她看。

     “怎……怎么了吗?”小安有些不安地问。

     “你看你笑起来很漂亮啊,以后也要开朗些啊。”说这话的同时岳少逸突然想起了什么,似乎在很久之前曾有人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小安听到似乎很开心,不过她紧接着又红着脸低下头去。

     下课铃突然响起,开始有学生陆续走出教室。岳少逸和小安躲在门后,看到小安班的老师走出了教室,没看到他们两个。

     一个学生跟着想要走出教室被岳少逸从门后跳出来拦住。

     “回教室去。”岳少逸凶狠地看着那个看起来十分乖巧的学生。被拦住的学生十分听话的转身往回走,似乎被吓到了。

     “都给老子坐下!”岳少逸大吼一声,像个傻子一样走进了小安的班级。他走上了讲台。

     “你们应该认识我,”岳少逸看着在下面低声议论的学生们。“不认识的可能也听说过了。我叫岳少逸,是18班的。”

     “你们也许有人知道,老子是从监狱岛里放出来的!”岳少逸表情极其的凶狠。[哼,吓死你们。]他十分满意的看到下面坐着的学生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小安,你过来。”他朝着门外一招手,小安红着脸低着头缓慢地走了进来,似乎十分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不管在此之前你们谁欺负过她。从现在开始,从今天,你们可以不理她,但是如果让我知道谁再敢!谁再敢欺负她的话,我不管你是男是女,我会让你尝到比穿着校服上学还要痛苦的惩罚!”岳少逸大声说道,然后看到坐在下面的学生毫无反应,全都十分冷静。[嗯?这个惩罚难道太轻了?]他有些莫名其妙,最后犹豫了半天开口说道:

     “你们会受到比没有同学借你抄作业更可怕的惩罚!”

     话音刚落,讲台下面顿时惊叹起来。

     岳少逸十分满意地听到下面的学生们议论起来。“太可怕了啊!”,“这个人是恶魔啊!他一定是恶魔!”,“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惩罚啊?!”……

     他看到有几个男生偷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坐在前排的几个女生心虚地低下了头。

     岳少逸转身走下讲台,打算离开,所有人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哦对了,”他突然停下,整个班级顿时又紧张起来。“那边那个,坐在角落里的,把你的校服穿上!”

     岳少逸满意地看着那人急忙穿上了校服之后走出了教室。

     “我走了,小安。”

     小安慌张地朝他挥了挥手低声说着再见。

     岳少逸走出16班,迎面遇到了夏雨铃同学,她正神情古怪地看着他,一副想笑又憋着的样子。

     “咦,雨铃你在这呢?”岳少逸满脸无所谓地打招呼。

     “我看到了哦。”夏雨铃笑着看着他说,就好像小女生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

     “啊?”岳少逸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什么看到了?额不是,你看到什么了?”

     “就是刚刚啊,你不是在他们班里说是要保护谁吗?”

     “什么啊,我才没说过‘保护’这个词呢。”岳少逸转过头不承认。“我是去警告他们穿校服的……”

     然而夏雨铃同学并不相信,她微笑着看他。

     “我之前一直以为岳少逸同学只是个凶狠的暴力狂呢,没想到其实很温柔啊。”

     “喂喂温柔是说谁啊,女人?”岳少逸不满地看向面前的雨铃同学。“那是形容女人的吧?”

     上课铃突然响起。

     “快回去上课吧,你上节课就翘了呢。”雨铃提醒着他,然后甩了甩单马尾头也不回地走回了班级。

     岳少逸无所谓地晃了晃头,跟在她后面打算回去上课。

     “你很厉害啊,岳少逸,四处招惹女孩子啊。”一个戏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啊?”岳少逸转过头,看着刚刚说话的那个金发的少年。

     “你有什么意见啊?唐丹丘。”

     “别这么凶嘛,我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啦……”唐丹丘嬉皮笑脸地看着他,接着他的笑容一丝一丝地慢慢褪去。

     “我才不管你是去招惹刚才那个麻花辫儿还是你们班的那个学年第一。我只想跟你说一件事,你,离我姐姐远一点。”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岳少逸,毫无之前给人的那种友好以及懦弱的感觉,甚至看起来有些阴森。

     岳少逸疑惑而沉默地着看他。

     “怎么?有点不习惯了是吗?觉得我不是一副人畜无害的逗比样子很不习惯?”唐丹丘嘴角微掀,冷笑起来。

     “你最好赶快适应一下吧。因为我不会再伪装下去了。”他抬头看着岳少逸,蓝色的瞳孔一如初见时的澄澈,但此时却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因为我没有时间了……没时间继续跟你们装作是个白痴弟弟了……”

     “你姐姐知道你是这个样子吗?”岳少逸看着彻底暴露出本性的唐丹丘。[他果然有问题啊。]

     “怎么可能啊,她只需要一直觉得我是需要她保护的懦弱傻弟弟就好了。她只要一直做她的无忧无虑的学生会长就好了。你们最好也别去乱说……说了反正她也不会信。”他笑着回答道。“上次在净灵师分部看到你和小静时我就知道你们在怀疑我了,所以呢,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和你们装下去了。因为……你们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岳少逸低头看着这个黄毛。

     “没错。虽然有一点我得承认,你们确实让我感到很惊讶。因为我从没想到你们能干掉这座教学楼的灵。而这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唐丹丘慢条斯理地说着。

     “计划?你到底想干什么?听起来似乎你完全可以解决掉这座教学楼的灵啊,那你为什么要让你姐姐置身于危险中?”岳少逸皱着眉看他。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他低声嘀咕着。

     “白痴……和你解释毫无意义。岳少逸……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们!我姐姐现在陷入了更大的危险!白痴!就是因为你们才打乱了原本的一切!所以我告诉你,岳少逸!你给我离我姐姐远一点!”唐丹丘突然愤怒起来,额头上青筋暴跳。

     “什么危险?我……”

     “你没必要知道!像你这么弱的新手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你到现在连个能战斗的侍灵都没有呢吧?哼,天空城是不是都没进去过啊?让我猜猜,你有几个灵了?有厉害的吗?我猜全都是一些破烂吧?比如什么废旧报纸,破水瓶子之类的?”他几乎是瞬间平静了下来,仿佛刚刚根本没生过气一样。他轻蔑地笑着说道。

     [真想打死这个黄毛啊……]

     “我姐姐有我就够了。你离远点。别管闲事儿。这是为了你好,否则的话,”他看着岳少逸,抬起手在喉咙处比划着。

     “会死人的。而不只是留个疤。”他笑着慢慢后退,然后转身离开。

     “离她远点。这是我极其善意的提醒啊……”

     岳少逸看着那个黄毛走远。

     [切,老子要做什么可用不着你管。你之所以敢这么猖狂的说话不过是因为知道作者最后一定会给你洗白罢了。]岳少逸不屑地撇撇嘴,转身看到静和小南在他身后有些委屈地低着头。

     “怎么了啊?你们两个咋了?”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们。

     “都是因为我们不好,不会战斗,也不是什么有名气的灵侍……害得你被嘲笑了……”静很委屈地看着岳少逸说。光腚小鬼也在一旁垂头丧气地点头。

     “什么啊?你们听到那家伙的话了啊?”岳少逸有些想笑地看着这两个当真的家伙。“别傻了,你们根本什么错都没有啊,我也从没打算让你们去战斗啊,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干什么啊?”

     “可是……你也说过吧,我们很没用啊……就连给你的【Soulintools】都没什么用。”小南一副要哭的表情低声说着。

     “喂喂别像个小姑娘一样啊,龟孙儿!”岳少逸看着拳头大小的光腚小鬼说道。“谁说过你没用啊?这几天找人也好找灵也好不全是靠你吗?还有小静……”

     小南听到岳少逸说他有用立刻抬起头傻笑起来。[喂喂你也太好哄了吧?!]岳少逸无奈地看着他。

     “还有小静……”静抬起头希冀地看着岳少逸等他接着说下去。

     “嗯……小静可以制造镜子啊,上次可是帮了大忙呢!而且整理发型也很有用啊!还可以在晴朗的日子里在教室里面反射阳光晃雷鸣玩。”

     “YEAH!我也有用!”小静高兴地在空中跳了起来。

     岳少逸偷偷擦了擦汗,[这两个家伙啊,怎么和小孩一样啊……]

     “你们能不能成熟一点啊?那个死黄毛的话你们怎么也信啊?以后可别这样了啊。”他看着这两个家伙说道。

     “嗯嗯。”“嗯嗯龟孙儿。”他们一起傻笑着点头说道。

     “我可从没想过让你们战斗。打架的话我自己上就好了,本来你们的能力也不是用来战斗的。不过……静,什么叫有名的灵侍啊?”岳少逸有些疑惑地问道。

     “啊?就是那种很厉害很有名的的灵啊。他们可以是古代时候的英雄,也可能是英雄们用过的武器,还有那种存在于神话中的怪物啊之类的。”小静说道。“那些灵都是很厉害的。他们的能力远比我们这样的强……啊!比如说你的那把太刀!那个就是相当厉害的罕见器灵!“

     “哦……说起来那把刀里的白胡子老头好像是挺厉害的。”岳少逸若有所思地说道。“看起来当一个净灵师似乎很有意思啊……那我是不是有可能遇到路飞?还有,比如说游戏里的呢?像英雄联盟里的那些英雄是不是也可能呢?”岳少逸期待地看着她。

     “理论上都是可以的……但是……”

     “太好了!我要找到盖伦做我的伙伴!”岳少逸高兴地说道。

     “你听我说完啊!这世上罕见的灵的确很多,但是净灵师也很多啊……所以……”静严肃地看着他。

     “啊。我明白的。”岳少逸认真地看着提醒他的静。“盖伦只有一个,但是喜欢英雄联盟的净灵师一定有一大堆……”

     “是啊,任何一个强大而罕见的灵侍都会让许多净灵师大打出手。所以说……”

     “必须变强!”岳少逸看着她。“想要和强大的灵侍签订契约就必须要变强。只有足够强大才能留得下罕见的灵。”

     “对。”小静点头说道。

     “哈哈!伦哥一定是我的!”岳少逸兴奋地大喊。

     小静和光腚小鬼表情古怪地看着他。

     [喂喂!我是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