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ALARX16:所谓计划一定要周密!
    “这个疯子……又有人死了啊。”岳少逸看着电视上的报导。

     昨夜里又有人被残忍地杀死在偏僻的街区。犯罪现场的墙上依旧用鲜血涂上了“WRATH”。

     [该死,那天遇到怒火时尽管不能亲手抓他,但是果然应该报警啊。]

     岳少逸看着电视上死者的照片,那是一个二十多岁浓妆艳抹的女人,拍照的时候正对着镜头抛媚眼。

     [尽管死者是个妓女,但是……她本来也许不会死的。]

     岳少逸叹了口气关掉电视。

     [这是我的错。]

     他打开了衣柜,拿起里面的那个骷髅面罩。他用力握紧它,仿佛有莫名的魔力在吸引着岳少逸戴上它。

     “戴上它!”冰冷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如同有一条冷血的蛇在他耳边吐着信子嘶嘶作响。岳少逸警觉地回头,发现身边并没有人。

     [怎么回事?]岳少逸疑惑地看向头套。

     他犹豫着,最后把它扔进了衣柜的角落里。

     “怎么了主人?在藏什么奇怪的东西呢?”浓重的玫瑰香气缭绕在鼻翼,约瑟芬好奇地飘进房间好奇地看着他。

     “没什么。”岳少逸转过头。

     “你怎么了啊?不开心吗?主人?我帮你放松一下啊?”她边说着就要把好不容易穿上的深紫色蕾丝边长裙脱下来。

     “你干啥啊?!有话好好说别脱衣服!”岳少逸惊恐地看着她。

     “穿着好不舒服啊……”

     “等我出去了你再脱,我马上就走。”岳少逸急忙地把黑色外衣穿上。[这个家真是呆不下去了啊!]

     “今天不是周末吗?你还出去啊?”

     “嗯,千万别和静她们两个说啊,我一会要去游乐园。”他看了看门外,小声说道。

     “是嘛,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你不怕我现在就告诉她们?”约瑟芬不怀好意地说着。

     “我需要你帮我拖住她们两个,千万别让她们跟着我,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她们去的话一定会捣乱的!”岳少逸小声说道。

     “嗯……帮你当然没问题,但是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你随便提要求吧。只要在我的底限之上就行。”

     “那……比如说不穿衣服呢?”她边说着又要开始脱下去。

     “不不不,这个当然不行。你这个要求太过分了,从我的底限开始向下挖到美国才是你这要求的位置。行了,有什么要求等我回来再说吧,快要8点了,我得赶快走,否则就要迟到了。”岳少逸哀求地看着她。“拜托了,千万拦住她们。”

     “好~没问题。”

     …………………………………………

     他站在游乐园门前,看着手里的水晶瓶。

     [可以提升异性的好感度啊。拜托了,今天就靠你了。佛祖啊,椰酥啊,不对,耶稣啊,虽然我平常不信你们,但今天一定要保佑我啊!]

     前几天夜侯、雷鸣都知道了夏雨铃不理他的事情,于是他们争相提建议来帮助两人和好。尽管夜侯因为知道事情的始末所以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雷鸣显然很认真地在策划这次拯救友谊大作战。

     [为了不辜负雷鸣和夜侯的精心策划,当然,更是为了雨铃……咳,别误会了啊,只是为了极其纯洁的友谊,嗯,没别的。即使不择手段也要赢得这次作战的胜利!因此我带上了约瑟芬的香水。这是我最后的手段了,不到万不得已的话绝对不能用!]

     岳少逸把手里的紫色香水小心地揣到兜里。

     他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售票处排着长队,许多孩子正兴奋地讨论着进去之后先玩哪个后玩哪个。一个小女孩如同疯了一样哈哈笑着拽住一个打扮成熊大的工作人员的尾巴。

     他抬头看向站在门外就可以看到的巨大摩天轮和蜿蜒高耸的过山车,不由地有些腿软。[该死的,光想着作战计划了,忘了来这里的话就意味着必须要到高处了啊……该死!为什么选在游乐园啊?]

     岳少逸在原地站了5分钟,仍然没看到雷鸣他们。

     “哇!那边有个男生超级帅啊!长得像韩国明星一样呢!边上还跟着一个黑人保镖呢!”

     “真的吗?我要去看看!”

     附近两个年轻女孩的花痴对话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长得帅?黑人保镖?]他有些疑惑。

     岳少逸跟着那两个女生走向一群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女人们。

     他看向里面。

     [搞什么啊?那不就是夜侯和雷鸣吗?雷鸣黑是黑点但也不是什么非洲人啊?夜侯这个配角虽然帅点但也不至于给人签名吧?!]

     [这帮女的疯了吗?]

     隔着很远岳少逸就听到了夜侯贱兮兮的声音。

     “啊哈哈!虽然我真的很帅但也不是什么高丽棒……咳,韩国明星啦!别再要签名了!我真不是宋仲基……什么?你让我把名字签上金秀贤?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就会觉得我只是帅到那种程度而已呢?!”

     透过人群,岳少逸看到那个很少出门的小子忙得不亦乐乎,又是合影又是签名的。他看着终于把那一头鸡窝头梳理整齐并且穿了身整洁休闲装的夜侯和旁边站着的高大雷鸣。

     [这两个家伙究竟做了什么啊?怎么这么多白痴女人上当啊?]

     “大家一个一个来啊,不要挤!我是最近才出道的!马上也要拍一部电视剧了!叫做太阳的祖宗!大家记得都去看啊!”夜侯灿烂地笑道。

     “行了!都散了吧!”岳少逸在人群外面大喊一声,艰难地挤了进去。

     “哎?小逸你终于到了啊?!”夜侯看向他。“好了!我要等的人到了,你们都自己去玩吧!”他对着那些白痴女人说道。人群传来不情愿的哀叹声音。

     “你们在这胡闹什么啊?”岳少逸看着夜侯两人。

     “不是胡闹啦,这不是方便你找到我们吗?”夜侯笑着说道,雷鸣在一旁点点头笑着。

     “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你们真是……小叶她们人呢?”

     “她们嫌这里太晒,去那边的冷饮店等着了。我们去找她们吧。”夜侯解释道,然后骚包地一甩刘海儿走向冷饮店。周围没走的几个女孩儿发出几声赞叹。

     “好帅啊!”她们窃窃私语着。

     夜侯得意地偷摸笑着,走起路来脚不沾地。

     [这个白痴……]岳少逸笑着撇撇嘴。

     “走吧,黑人保镖。”他看向雷鸣,只见雷鸣正低头思索着。

     “喂,小逸。”他严肃地看向岳少逸。“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按照我的计划来。”

     “别……别开玩笑了!你那也叫计划?”岳少逸瞪大眼睛,摆了摆手。

     “怎么不叫啊?我觉得十分合理啊!”雷鸣认真地说着。

     ……

     岳少逸沉默起来,决定暂时不和雷鸣讨论他那个白痴计划。

     然而雷鸣自己开始大声说起来。

     “我觉得昨天夜侯有一点说的很有道理,我们可以利用女孩子在鬼屋里会感到恐惧这一点来制定周密的计划。我昨天回家之后又想了想,觉得我最初的计划的确有一些不合理之处。”

     [得了吧,你那计划不合理的地方多了去了。]

     “比如说我昨天是打算利用我家里养的一只小狗来进行一系列严谨而周密的作战行动。你应该还记得吧?我原本是要让那只狗吃多了之后在鬼屋门口……额……排便,然后气味就会吸引到住在附近的屎壳郎,它们在清理粪便的时候就会不小心踩到我提前设计好的精巧机关。当机关触发时固定在上面的空心球就会爆开,露出里面准备好的谷子。这时就会有附近的鸽子来啄食谷子,而可爱的鸽子就会引来附近的熊孩子,熊孩子你知道吧?他们看到我家狗时会高兴的不得了就会去抱它,但我家狗认生,就会尖利地狂吠起来。而我表姐雨铃她就会因为怕狗而慌不择路地跑进原本不想去的鬼屋……”

     “停!打住!你还不承认你这计划是扯淡吗?你自己听听这漏洞多大啊?!”岳少逸强行打断了雷鸣的滔滔不绝。

     “对啊我说了原计划漏洞的确很大,所以我昨天又改了一下……”

     “再怎么改也不对吧?!你这计划本身不就是瞎扯吗?”

     “哪里扯了啊?”雷鸣不解地看着他。

     “你姐姐为什么会被吓得跑进鬼屋啊?也许她会被吓到别的地方去啊!那完全不合理啊!”我大声说道。

     “哦,你是说这一点啊,还真是啊……我完全没想到啊……我只是想到了屎壳郎是夜行的生物才觉得有点不合理的……”雷鸣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

     “真是的,你这计划果然还是不行啊,解决不了最关键的那一点的话其它想法再完美也没用的。”岳少逸看着他说道。

     就在他们两个讨论的时候,夜侯已经在和坐在巨大露天遮阳伞下的雨铃和小叶打招呼了。

     “小逸哥哥!这里这里!”一身米黄色连衣裙,头戴遮阳草帽的小叶高兴地跳起来和岳少逸打招呼。而她边上坐着的雨铃看都没看他一眼。

     “你看,还是要赶快跟我姐和好吧。现在她为了保持视角里面没有你连我都被忽略掉了。”雷鸣十分委屈地在岳少逸后面低声说着。

     [嗯……形势很严重啊。]岳少逸摸了摸兜里的紫色香水瓶。[没事的,关键时候我还有秘技呢。]

     “你再好好想想你那个计划。”他轻声对雷鸣说。

     雷鸣点了点头。

     “既然人都齐了,那我们进去吧。”小叶提议道。

     雨铃从椅子上站起来,单马尾在脑后甩了甩。

     “反正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我们走吧,菱歌。”雨铃牵着小叶的手向游乐场大门走去。

     [唉……被讨厌了啊……]

     岳少逸无奈地看了看雷鸣,雷鸣呵呵傻笑了起来。

     “这我可帮不了你……”雷鸣耸耸肩说。

     “小猴子你怎么哭丧着脸啊?”岳少逸看见夜侯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我果然不该来吗?被雨铃嫌弃了吗?”夜侯伤心地说。

     “我没说你啦!白痴!”雨铃回过头大声说道。

     “哦,那就好。”夜侯拍了拍胸脯。“吓我一跳……哎?那她说谁啊?”夜侯贱笑着看向岳少逸。

     [这小子……你真是活够了啊。]岳少逸凶恶地看向他。

     “嗯?什么不该来的?怎么了啊?”小叶很不解的回头看了看。

     “没事啦,我们快进去吧。”雨铃把她拽了进去。

     “我们也走吧。”雷鸣拿出票来说道。

     “嗯走吧。”岳少逸点点头。

     “对了小逸。”夜侯低声叫住他。

     “怎么了?”岳少逸回头。

     “我记得你好像有点恐高对吧?”夜侯奸笑起来。“你知道我们今天的活动有蹦极、过山车、飞碟、飞行塔、摩天轮等等一系列要上天的吧?”

     “什么?!”岳少逸看着他。“我以为我只需要进鬼屋然后玩一玩旋转木马或是碰碰车就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