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ALARX14:照片
    一节课间,岳少逸正无聊地看着窗外,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岳少逸。”

     他转过头,看到雨铃同学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走了过来。

     “你现在没事吧?跟我出来一趟。”雨铃同学走到他面前,低声说完后转身要走。

     “呦~这不是学年第一嘛,怎么,这是要表白吗?”坐在岳少逸边上的唐心颜语气古怪地说道。

     夏雨铃转过头瞪了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出教室。

     岳少逸赶忙跟了出去。

     他跟着她一直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怎么了?雨铃?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是因为昨天夜里那起案子吗?那个现场真是太血腥了。”

     “你怎么知道我调查那案子了?”她怀疑地看着岳少逸。

     “啊?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应该是你吧?”

     她点点头。

     “但是电视上可没播现场的画面吧?你从哪里看到血腥的?”夏雨铃认真地看着岳少逸。

     “啊?额……我猜的啦。”

     “你一点也不会说谎。岳少逸。”雨铃同学严肃地看着他。

     “怎……怎么了?你今天怎么……”岳少逸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因为熬夜还有些轻微的黑眼圈。

     “我没事。但是你明显有事啊。”雨铃的语气十分的奇怪。

     “啊?什么意思?”岳少逸莫名其妙。[嗯?雨铃同学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啊?]他困惑地看着她。

     “我问你,上周周日下午你在哪里?”她严肃地问道。

     “啊?怎么突然问这个啊?”

     “我在问你话呢!你告诉我,周日下午你在哪里?!”她突然放大声音。

     “我……我在家啊……”

     “你撒谎!”她失望地看着岳少逸。

     “我……”

     “那天夜里你在哪里?”她又问道。

     “当然还是在家里啊。睡觉呢……”岳少逸回答道。

     [见鬼,不会吧?周日那天正是我解决掉那两个憎恨了三年的人的时候。雨铃难不成猜到……]

     “你还跟我撒谎!周日晚上你去了临兴市对不对?!”她看着岳少逸。

     [完了,她真的知道了。]

     岳少逸低头看着她,不由得沉默。

     “果然是这样!我就知道!”她看着他大声说道。

     “你知道吗?当我在看那个被定案为跳楼自杀的男人的档案时发现了他和你有关联的心情吗?我本来只以为是巧合!我没在意!但我无意间看到临兴市在当日夜里发生了一起命案之后我就不那么想了!两个死者的档案里都有你!”

     “你告诉我,是巧合吗?”她看着岳少逸,轻声问道。“说啊,说是巧合啊……”她皱起了眉。

     上课铃响起。但他们谁也没动。

     “你自以为做得很天衣无缝是吗?”

     岳少逸只是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大脑里一片空白。

     “的确,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把这两件案子联想到一起,可是……”她失望地看着岳少逸。

     “为什么啊?我不明白。”

     “我第一次遇到你时是在地铁上,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但是我记得。当时我觉得你只是看上去和别人有些不同。你知道那天我看到你出现在我们班级前面说自己是新转来的学生时我有多惊讶吗?”她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

     “再后来,我遇到你时你刚好帮我抓住了一个劫匪。尽管你把我独自丢在那里,但我当时觉得你虽然下手很重但一定是个很好的人。而事实也是如此。我那天从没想到过会在夜侯家里又看见你,那么巧合的事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的话我会觉得那就像是小说里写的一样。虽然我当时发过脾气,但那顿饭我吃得很开心……”

     “我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也从不会觉得我需要什么朋友。可只有那次,我觉得有你们这些家伙一起吵吵闹闹的真的很好。”岳少逸看到她眼里隐约有泪水浮现。

     “包括这次你救出了唐心颜她们两个,我觉得你尽管进过监狱,但其实是个很棒的人啊。可是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会去做我最讨厌的事啊?!”她流着泪看着他质问道。

     “你为什么要杀人啊?!我去查了三年前的档案,但上面只写了你因为暴力伤人而入狱,根本没有记录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去问夜侯他也不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啊?”夏雨铃不解地望着他。

     “因为他们该死。”岳少逸终于不再沉默,开口低声说道。

     “什么?”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泪水在脸上滑落。

     “有些人不值得活在这个世上。”岳少逸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以为你……我以为我很了解你了……你很勇敢,也很善良,可是……我原来根本不认识你。”她陌生地望着他。

     “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我没有错。”岳少逸平静地说道,尽管他知道从今天起将会失去一个朋友。“我没有错。”他固执地重复。

     “你连原因都不愿意和我说吗?”雨铃神情近似哀求地看着他。

     “抱歉,没什么可说的。我也从来不是你以为的什么善良之人。如果你要报警的话也可以。不过我在想你刚刚所说的一切不过是你的猜测吧?你有证据吗?有的话就快把我抓起来吧。否则的话……以后还会有一堆一堆、一堆一堆的垃圾从这个生的世界倒向死的世界。”岳少逸认真地对她说道。

     夏雨铃擦干眼泪,眼里满是失望地看着他,最后神情慢慢得坚定起来。

     她轻咬着嘴唇看着岳少逸。

     “那你以后倒垃圾的时候最好小心点。”她从兜里拿出一个小自封袋扔给他,然后转身就走。

     岳少逸看向里面。那是一片茶杯的碎片。

     他看向走远的夏雨铃。

     “只有那一片上面有你的指纹,其它的被我处理掉了。我只放过你这一次。”她说道。

     “雨铃——”岳少逸下意识想要叫住她。

     “别叫我雨铃!”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岳少逸皱起眉,握紧了拳。

     [我再不会……被你抓到了。]

     他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绝对没有错。]

     “傻大个!不好了!”岳少逸的身后传来了静焦急的声音。他转过头。

     “怎么了?这么慌张?“他看着慌慌张张跑来的静和小南。

     “你……你看!这是我们刚刚在外面拍的!”静把他的手机递过来。

     “我手机怎么跑你那里去的?”岳少逸莫名其妙地问着,低下头看手机。

     [什么?!!!!!!]

     他颤抖着握紧手机,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你刚才拍到的?”

     “是啊,我和小南在外面玩,看到照片上那个人和看门老大爷聊天来着!我怕你不信就拍下来了!”静有些惊恐地点点头说道。光屁股的小南也在一旁一副吓到了的样子。

     “不用这么慌张吧你们?也许这个人只是长得和他像吧……不可能的……他已经死了啊!”他仔细地盯着手机上拍到的照片。看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怎么可能呢?!我亲眼看着他死去啊!怎么……]

     岳少逸看着照片上那个人,那个他许久未称之为父亲的男人。

     “你还会见到他的。”他的耳边再次响起了那个女人梦幻一样的轻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