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ALARX9:铭牌
    “什么合作啊……我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加入你的学生会的,跟你和没什么关系。”岳少逸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向等在班级门口的雷鸣,不再理那个似乎有些腹黑的学生会长。

     “怎么样啊,腿完全好了吧?”雷鸣笑着看他。

     “早就好了,借着腿坏了的理由我可是过得相当惬意呢。可惜到底还是要来上学……”岳少逸语气十分失落。

     “嗯,腿没事了就好。对了,我之前跟你说的考虑过了吗?”雷鸣问道。

     岳少逸古怪地看了看雷鸣。[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都问我什么什么事考虑过了没有啊?]

     “额……”他支吾起来。

     “就是上次问你的啊,要不要加入我的篮球社团?你不是一个社团都没加入吗?”雷鸣看着他。

     “啊,对了,社团啊……“岳少逸挠挠头。“我原本打算加入棒球社的……嗯?那边怎么了?”他看到不远处几个男生正围着一个摔倒在地的女孩。那女孩似乎之前见过。

     “是十六班的,那几个成天捣乱的小子又在欺负他们班的一个同学了。”雷鸣皱着眉说道。

     “欺负女孩子?”岳少逸看过去。

     “是啊,他们看她不顺眼。那女孩脸上长了不少雀斑,还带着很厚的眼镜,又梳着很土的麻花辫。他们就总给她捣乱。看样子又把她绊倒了吧。”

     “没人管吗?”

     “那女孩一个朋友都没有啊,平常也总低着头很自卑的样子,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那帮小子不会太过分的,他们就是觉得好玩罢了。”雷鸣又说道。

     “我没觉得这有多有趣,欺负人有趣吗?为什么那些看热闹的还笑啊?”岳少逸看到几个女孩子在远处看着她笑着说着什么。[如果是你们被欺负的话笑得出来吗?]岳少逸不屑地撇撇嘴。

     “是没什么意思啊,但也不会有什么人去管的。管了一次也管不了下一次,这种事还是要靠自己的。”雷鸣看向那几个大声取笑那女孩的男生。

     “他们想找乐子是吧,老子去给他们点乐子。”岳少逸朝着那女孩走了过去。

     走近时,他发现那几个欺负人的男生有些眼熟。[似乎是……哦对了,之前在厕所揍过他们来着!]

     岳少逸十分欣慰他们都穿上了校服。

     “喂喂!都给我让开!别挡在老子要走的路上!”岳少逸理了理81度角的短发,怒目圆睁,冲着他们几个大声说道。

     附近看热闹的都看向他。

     那几个男生中似乎有一个一时没认出他来,不满地张嘴想说什么但被他同伴拉了回去。

     “你们在做什么啊?欺负一个女孩子?你们真厉害啊。”岳少逸看了看地上的女孩。她一直低着头,蓬乱的头发遮住了脸。

     岳少逸凶狠地瞪着那几个男生。

     “赶紧滚,要不是你们今天穿了校服,我非得再揍你们一次。以后不许欺负她了明白吗?”

     那几个男生噤若寒蝉,点着头跑回了自己班。

     [奇怪啊,我不就是打了他们一次嘛,他们怎么连句话都不敢跟我说了?我以前遇到的恃强凌弱的家伙一般比这有种多了,这几个怎么这么怂?哦对了,这里是学校啊……欺负自己同学的那些学生本来就全都是懦夫罢了。]岳少逸无聊地看着那几个男生跑回自己班级,他转回头。

     “你没事吧?快起来吧。”岳少逸向那女孩伸出手。

     她轻轻抬起头,似乎看了他一眼,但又很快低下。似是犹豫了一下,她伸出手握住了岳少逸的手。

     岳少逸握着她冰凉的手,把她扶了起来。

     “怎么样?没事吧?”他轻声问那女孩,然后发现她果然脸上长着不少雀斑,眼镜片也厚得让人看不清眼睛。看起来有些苍白瘦弱。岳少逸有些奇怪,似乎长得挺好看的啊。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低着头。

     她起身后拍了拍有些偏大的校服上的灰尘,胡乱理了理蓬乱的头发。

     “谢谢你。”她用几乎完全听不到的声音低着头说。然后匆忙地快步走向楼梯,似乎想要逃离众人的视线。

     岳少逸犹豫了一下,跟着她下了楼。

     “喂,等等啊,你没摔坏吧?”他跟在后面问道。

     “啊!没……没事。”她似乎吓了一跳,大概没想到岳少逸会跟着她。

     “膝盖也许摔得青了,不……不过没事的”她低着头轻声说道。

     [……你怎么总是低着头啊。]

     岳少逸快步跳下了几阶楼梯,和她并肩走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岳少逸感觉她似乎有些紧张。

     “你怎么下楼啊?一会儿不就上课了吗?”他好奇地问道。

     “我……我去上厕所。”

     “你要去教学楼外的厕所吗?楼内每层不都有好几个吗?为什么走那么远啊?每天上个厕所都要下四层楼很麻烦吧?”岳少逸更奇怪了。

     “我只能……去外面啊。班级边上的厕所人太多了,还要排队……但是每当排到我时和我同班的几个女生就插到我前面去不让我上。去别的楼层的话也要排队会来不及的。”她低着头,声音小的岳少逸几乎听不见,但他却感觉到她快要哭了。

     [我本来是想和她聊点与她被欺负无关的啊!可是怎么感觉问了个很糟糕的问题。]岳少逸抓了抓头。

     “那些女生吗?怎么那么过分啊?只是上个厕所而已吧,为什么要那样做啊?都没人帮你吗?”

     “没……没有啊。其……其实那还不算是过分的呢……她们……算了,我一个朋友都没有。平常谁也不会和我主动说话的。在班里面谁和我说句话都会被人取笑的……那些男生他们总是像今天这样捉弄我……没有人会像你这样帮我的。”她一直低着头,头发垂下挡住脸让人看不到表情。

     岳少逸看着她。“你一定很讨厌他们吧?那些欺负你的?”岳少逸不屑地撇撇嘴。[换了我非得打死他们不可。]

     “没……没有啊。是因为我自己的错吧。我长得不好看,学习成绩也不太好,还不合群。他们看我一定很不顺眼……不喜欢我很正常吧……”她低声说道。

     [什么啊,怎么能这样呢?]岳少逸皱着眉看着学校,他想起那个建立了这所学校的老校长。[这所学校的建立可不是为了这种事啊!]

     “你怎么不去找老师说呢?让他管一管那些家伙啊。”

     “那样的话会被欺负的更惨吧……他们会更讨厌我的……”女孩低声说。

     岳少逸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她,突然想起三年前那个女孩。刚好和这个自卑的女孩相反,她相当的受欢迎。可是即便是那么受大家欢迎的漂亮女孩子,也会经历难以想象的悲剧啊。

     [就是那时,由于我的沉默,导致了更加悲惨的结局。]

     [为什么啊?为什么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却总是有人无端地受苦呢?]

     岳少逸看着她,觉得如果他又一次不闻不问的话就一定会有让他后悔的事发生。

     “喂。“他从后面拉住她的手。

     “啊!什么?”一直低着头的女孩吓了一跳。

     “你打算一直像现在这样子吗?就这么一直自卑下去?”岳少逸看着她。

     她似乎吓到了,纤细柔软的手摸起来冰凉。

     “怎……怎么突然……”她有些惊慌失措。

     “我知道第一次见到你就说这个很奇怪。但你为什么觉得自己不好看呢?就因为那些雀斑?”

     “还有我的麻花辫和眼镜啊,我……”

     岳少逸摇摇头。

     “可我觉得你很好看啊!”

     她僵住了,第一次抬起头看向他。

     “高贵与卑贱的区别在于毕生之言行,凭外在条件评判人的不过是蠢货!你依旧要这样一直低着头让一群蠢货,一群什么也不懂的懦夫欺负吗?我不允许!没有人生下来是要受欺负的!”岳少逸看着她的镜片,并不在乎她镜片下的眼睛是否在看他。也不在乎僵住的她是否在听。

     “你听着,我不管你以后是否会做出改变。是否还要这样自卑地活着。但是,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谁也不能,因为我会保护你!”[哼,现在整个年级在我的阴影之下都得穿校服,我看谁还敢欺负你?过两天老子再去把高二和高三也管教一下。]

     “你可以继续自卑下去,你也可以继续低着头和别人说话,但面对我时,你必须抬起头来!因为你不需要低着头面对我。”岳少逸看着她。

     “因为我不会讨厌你的雀斑,不会讨厌你的厚眼镜片,也不会讨厌你的麻花辫!因为我!绝对不讨厌你。”岳少逸低着头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莫名地心情很不好。[即使这个女孩被欺负了那么久,她也只是平静地承受吗?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啊。这所学校……才不是为了这种事情的发生才建立的啊!]

     “如果所有人都不愿意和你说话,那就来找我。因为我绝对不会不理你。没有任何人生下来是要注定孤独的,明白吗?”岳少逸严肃地盯着她。[嗯,容我再想想,我脑袋里好像完全没有煽情的词啊!该死!这就是我嘴炮的极限了吗?我为什么平时不多看一些狗血的言情剧啊!]

     岳少逸看到那女孩傻傻地点了点头。

     “听好了!我是十八班的……”

     “岳少逸同学。”她轻声说。

     “哎!你认识我吗!我原来很出名吗?”岳少逸十分的惊讶。

     “是……是呢,你之前可是打得整个年级不敢不穿校服呢,而且还救出了被绑架的同学……”

     岳少逸尴尬地挠挠头。

     “啊这个……校服那件事……哎?你怎么了?”

     女孩用力地抓着岳少逸的手,突然缓缓蹲了下去,抱着膝盖颤抖起来。

     [哭了么。]岳少逸低着头看着她。

     “为什么啊?”她哭着说。

     “你都……都不知道我……名字吧?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她啜泣着问。

     “啊?这和认不认识完全没关系啊,我最烦的就是看到不想看到的事情了。既然遇到了让我厌恶的事情,那么无论如何也是要解决掉的。更何况,眼睁睁看着女孩子受到伤害的话那还算什么男人啊?”岳少逸握着她的手蹲下来看着她。

     女孩突然扑到他怀里拼命地哭泣。(后宫+1。只是作者吐槽啊,不开后宫的。种马后宫什么的太没意思了。)

     [你一定难过了很久吧。]

     岳少逸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接着看到她的头绳坠下一个陈旧的银制小牌。

     上面刻着繁复的花纹以及……

     CALAR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