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ALARX9:珍爱生命,少立FLAG!
    “喂喂你怎么回事啊?我都到地上睡觉了你咋还跟着呢?压死我了!”岳少逸推开趴在他胸前流口水的小静,关掉没完没了尖叫着“起床了!”的闹钟。

     “啊?早上了嘛?好困啊。”静揉了揉眼睛,打着呵欠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你不是在床上睡吗?跑我这来干嘛?还说我死变态。”

     “啊,我习惯抱着东西睡觉嘛。就算让你白占便宜好了,我不会生气的。几点了啊?外面看起来还没完全亮啊。”静迷迷糊糊地又看了看表。

     “这不是才五点嘛,你怎么起这么早啊?”静一脸不满地看着他。

     “啊抱歉抱歉,打扰你睡觉了。”岳少逸揉了揉眼睛。

     [嗯!不对啊!]

     “你怎么这么自来熟啊!咱们总共才见过两次吧?你恬不知耻地跑到我家占了我的床就算了,凭啥抱怨我起的早啊?”岳少逸大声质问。

     “哎呀不要这么见外嘛,大家不是朋友吗?不是说好要做彼此的大天使吗?”静又打了个呵欠,她拿出一面镜子开始整理自己凌乱的头发。

     “谁和你天使啊?再说你管我起的早不早啊?没听说过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吗?”

     “那你让早起的虫怎么活啊?”静打着瞌睡说。

     “我管虫子怎么活!别烦我了,你要是没睡醒就接着睡!我去晨练了。”岳少逸没好气地站起身,懒得理她。

     “算了你都已经把人家折腾醒了,我也不睡了。”

     [谁折腾谁啊!你要脸吗?]

     岳少逸没理她。

     “嗯,好久没活动了,我和你一起去早练吧。”静伸了个懒腰兀自说道。

     [谁要和你早恋啊?别自己擅做决定了!]

     ……………………………………

     “喂喂你不是要锻炼吗?在天上飘着看我跑步算怎么回事啊?”岳少逸边跑步边对着一直飘在身后的静说。

     “本来想练练的,但是看你锻炼好累哦。我可不想弄得一身汗。”

     “啥?灵也能出汗吗?”岳少逸难以置信地问道。

     “当然了!我们也是生命啊,也会有生老病死的。”静一脸的理所当然。

     “也有寿命?”

     “那倒是没有,不过灵是可以被杀死的。”静在空中晃来晃去。

     “就像那天那几个银毛?”岳少逸边跑边问着。

     “啊,他们没死啦,净化不会杀死他们的,只是把他们送到别的地方了。”

     “啥地方啊?”

     “不告诉你。”静在他后面翻着白眼说道。

     “……”

     “叫我静女神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哦。”静笑得很不要脸。

     [别扯了,怎么可能叫出口啊!你这个女神经。]

     “静女神。”

     “啊哈哈哈,那也不告诉你!”静奸笑着飘在空中翻了个跟头。

     “就不告诉你!嘿!就不告诉你!”静飘在空中唱着。

     [……好贱啊。这个女神经病。]

     “喂!我还有个问题想问。”岳少逸嘴角掀了起来,想到了个好点子。

     “嗯,什么问题啊。”静止住了笑声。

     “我想问问静女神你拉屎吗?”

     “讨厌!你好恶心啊!”

     “正面回答我啊,女神大人。”[哼,我就不信治不了你。]

     “才……才不呢!”静偏着头看着旁边撅着嘴说道。

     [喂喂你这说谎也太明显了吧!骗谁呢你?就算是我也看得懂吧!哎我为什么要想上句话?]

     “啊,真想不到啊。灵原来也要上厕所啊。”岳少逸轻笑着。

     “我不是说了不用嘛!”静恼羞成怒地说道。

     “你们灵难道还得吃东西吗?”

     “那倒不是必要的啦,不过要是吃了人类食物的话就要去厕所了。啊!说漏嘴了!”她慌张地捂嘴。

     “哼哼那你是不是常吃啊?”

     “才没有呢!我要维护女神的形象,从来不吃的。”静摇摇头。

     “那真可惜啊,一会儿我要去买早餐,有家包子铺卖的包子很好吃呢。可是上过电视节目呢,好像叫做什么'舌根前面的云川'……”

     “啊我也要吃!我要肉馅的!”静着急地说。

     ………………………………

     静飘在空中没心没肺地啃着包子。时不时地飘到好不容易早起……正常起床的姐姐面前做鬼脸。

     岳少逸低着头喝粥,实在是没法在姐姐面前说话制止这个女神经病。索性姐姐也看不到她。

     “哎?奇怪啊,盘子里的包子怎么突然少了一个啊?刚才我看还有三个呢,是你夹走了吗?小逸?”老姐问道。

     [……你今天怎么突然这么细心啊?]岳少逸咽了口唾沫。

     “啊啊是我夹的。”

     “没看到啊。”姐姐轻声说。

     静在一旁偷笑。

     很快吃完了早餐。

     “我去上学了!姐姐再见。”

     “好好听课哦。不许欺负那些欺负别人的同学哦。你给我在学校里面老实点哦!”岳少逸的姐姐叮嘱着。

     “嗯,知道了。”

     岳少逸关上家门。

     “你怎么还跟着我啊?我要去上学了。”他无奈地问静。

     “我和你一起去啊。我也想去学校看看。”静厚着脸皮说道。

     “学校没啥可看的。可无聊了,你就别跟着我了。求你了,女神。”

     “不行,我也要去上学。”

     “那你可别捣乱啊。”岳少逸看了看表,实在是没时间再跟静废话了。

     “放心吧!”静欢快地说。

     这一句放心吧听得岳少逸一阵心惊,一股冷到灵魂深处的战栗感袭上心头。

     [感觉好像立了什么不得了的Flag啊。]

     他莫名打了个冷颤。

     ………………………………

     “岳少逸同学,麻烦你等一下。”在他快要进教室时,被人在后面叫住。

     他回头看,发现原来是班主任。

     “额,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岳少逸看着这位教化学的班主任。

     “你今天又没穿校服啊?小逸。额,我可以这么叫吧。”大概三十多岁的班主任亲切地笑着说。

     “随便叫啥啦。啊那个校服啊,这个……这个……一定得穿吗?可以不穿吧,我看班里也有不穿的啊,所以我想……”岳少逸支支吾吾地说着。

     “哎呀那几个小子成天惹是生非的,就知道乱来,我管他们也不听啊。但小逸你不一样啊,虽然刚听说你要到我们班时我也很担心你是个比他们更凶的孩子,不过看起来不是呢。”班主任慈祥地看着他。

     [啥意思?我看起来好欺负吗?谁要穿校服啊!一点也不好看啊。]

     “额,不是的,我想您看错了,我也很凶的。我可是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啊。您知道的吧?我超级凶的。我小时候脑袋被夹过,可不好使啊,逼急了就咬人的。”岳少逸严肃地说道,希望脸上的表情很凶狠。

     “哈哈小逸真会开玩笑,好了,快上课了,进教室吧,明天记得穿校服哦。”班主任完全没在意,她边叮嘱着边走进了教室。

     [凭啥我得穿啊。我难道没资格不穿吗?谁有我凶啊?老师你不能这样欺负我啊!]

     岳少逸看着又在一旁偷笑的静。

     “你傻笑啥?”他没好气地看着静。[你丫的设定就是跟屁虫和成天在别人边上偷笑嘛?]

     “你脑袋被啥夹过啊?那么不好使?好凶啊!吓死人了!”静飘在空中嘲笑道。

     “要你管!”岳少逸气急败坏地对她吼道。吓得附近路过的学生一阵心慌。对于看不到静而误以为岳少逸在对着空气大吼的他们来说,他显然成了神经病。

     岳少逸义愤填膺地进了教室。

     周一的第一节课是化学。班主任在讲到一个反应生成后的颜色是深蓝色时,还特意强调了一下:

     “没错,生成的颜色和我们学校的校服颜色是一样的哦。大家要记得每天都要穿校服哦。”边说着班主任特意看了看岳少逸。

     [天呢!你不用再强调了啊,我穿还不行吗?]

     岳少逸苦着脸看到雷鸣在前面回过头看了看他,还兀自偷偷地傻笑。而他表姐,夏雨铃同学破天荒地回过头看了岳少逸一眼。当她看到岳少逸也在看她时,立即傲娇地回过头去。单马尾也傲娇地甩了甩。似乎对他还有不满。

     [不是吧?你不是还在耿耿于怀吧?]岳少逸无奈地趴在桌子上。

     他听着无聊的化学课,尽量无视在教室里到处飘的小静。她不断地飘到别人面前做鬼脸,甚至还跑到讲台上眉飞色舞地大声说道今天放假,大家都散了吧。接着又不停地碰掉黑板擦好几次,弄得班主任一头雾水。

     岳少逸尽力深呼吸,装作对她的胡作非为完全没看到。

     “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吗?”下课后他偷偷地轻声对静说。

     “可是我闲得无聊啊。别在那干坐着了,我们一会儿出去玩吧?去夜天堂怎么样啊?你给我当保镖吧?平常我自己都不敢去的。”

     “别扯了!我在上课呢!”为了不让人觉得奇怪,岳少逸在纸上写道。

     “多没意思啊,别在这里呆着了。”静皱了皱眉。

     “你要无聊就自己出去,别烦我!”岳少逸写道。

     “讨厌死了!你们怎么都不陪我玩啊!讨厌!”静又开始扭来扭去。

     “什么叫'你们'?你还有别的伙伴是吗?”

     “有啊,但是我和她们走丢了。”静一脸委屈。

     “那我带你去找他们吧,但你别打扰我上课行吗?我放学后带你找。”为了摆脱这个烦人的女鬼,只能出此下策了。

     “好吧。”静想了想,点点头。

     ………………………………

     结果当然是没找到。整个晚上岳少逸都和静在夜天堂乱逛,除了遇到了几个长得奇怪的灵之外毫无收获。

     然后在意料之内的,当他们很晚到家的时候,姐姐又是一阵叨叨叨。

     更加让岳少逸头痛的是,他又在地上睡了一宿。

     …………………………

     第二天,岳少逸穿着崭新地校服,在姐姐和静的嘲笑声中愤然上学。

     走进教室时,班主任欣慰地看着他点了点头,眼角似乎闪着泪花。除了雷鸣有些惊讶地看了看他,其他同学倒是完全没有在意。

     静在一边不断地嘲讽。

     “傻大个,你不是可凶了吗?怎么穿校服了呢?这么听话啊你?哈哈,难看死了。”

     “滚蛋!别烦我!我就乐意穿,你管我?”岳少逸愤愤写道,一不小心笔尖戳破了纸。

     他不满地看了看班里其他几个没穿校服的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凭啥我得穿啊……]

     …………………………

     在一节课后,岳少逸和静在学校走廊里闲逛。

     “喂,我说。你们这个学校有点奇怪啊。”静飘在空中,对他说道。

     “哪里奇怪了?不就是教学楼旧了点吗?”岳少逸疑惑地看向她。

     “嗯,我说的就是这个教学楼,好像有些不对啊。”静四处张望着,就仿佛周围有什么奇怪的事物。

     “哪里不对了?”

     “我似乎感觉到了被污染的灵力。这个教学楼里可能有什么东西存在……”静轻轻皱着眉说道。

     虽然完全不知道被污染了是什么意思,但岳少逸看她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静似乎是在……认真地立Flag啊。

     [拜托请你少说话吧。]

     “会有什么危险吗?”

     “这个学校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事吗?”静反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啊,我才来一周……啊!说到奇怪的,在我来之前似乎有一对姐弟失踪了,好像就是在学校里突然不消失的……”岳少逸突然想起了那对姐弟。

     “咦?有这种事吗?这个学校果然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你的意思是这学校里有灵?”岳少逸完全不相信。

     “嗯,似乎还被污染了。”静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就是和那几个围住你的银毛一样吗?”

     “是,但这个可能要强很多。竟然有人会直接消失不见。那很可能意味着……”

     “意味着什么啊?”

     “现在还不好说。哎呀,你不是要去厕所吗?快去吧。”静没有再解释,只是有些面色沉重地说道。

     岳少逸无所谓地进了厕所,心里想着静没准又在耍他,也就没太在意她说的话。

     “哎呀!抱歉!”厕所里人很多,再加上他正低着头想事情,一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人。

     岳少逸赶忙回过头道歉。

     “走路不他妈长眼睛啊你?还敢撞老子!”一个剃着卡尺,叼着烟看起来很凶狠的胖子看着岳少逸。

     [他没穿校服!]

     岳少逸看着他,没说话。

     [怎么总有白痴找事啊,现在的高中生啊,大家和平相处不好吗?他没穿校服!]

     “你咋的?瞅啥啊?”胖子瞪着不大的三角眼看着他。旁边也有几个抽着烟的也没穿校服!的学生不善地看着岳少逸。

     “你怎么不穿校服呢?”岳少逸看着那胖子问道。

     厕所里爆发出巨大的笑声。

     他看着那胖子和其他几个抽着烟的家伙笑的前仰后合。

     “穿校服?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胖子擦了擦眼角。

     “很好笑吗?我在问你话啊,为什么你不穿校服?”岳少逸微微扬起下巴,面无表情看着他。

     “去你妈的,你个傻狗。还穿校服?我穿你大爷!”胖子一拳砸了过来。

     在胖子将要打到岳少逸脸上的一瞬间,他抓住了胖子的手腕。

     “喂,死胖子,你即将被痛揍不只是因为你没穿校服,更因为你刚才侮辱了我母亲。”岳少逸看着他,笑的很残忍。

     。。。。。。。(打斗场面过于残忍血腥,作者怕内容被屏蔽,因此用省略号代替。。。把那些吐槽说省略号其实是六个句号的人拉出去打!)

     一分钟后,岳少逸看着呻吟着倒在厕所里的几个没穿校服的家伙。

     “我去,大哥,你打我干啥啊,我也没帮那胖子打你,我就是来照个镜子的。”地上一个梳着杀马特刘海的瘦弱家伙痛苦地问。

     “谁让你不穿校服的?”岳少逸当然没脸皮厚到承认打错了人,但是脸皮厚到了不承认打错了啊。

     “从今天起,你们要不就去别的厕所抽烟,要不就穿着校服来这里,听到了吗?”岳少逸语气冷酷的说道。[哼,我都得穿着校服,你们凭啥不用穿啊?]

     他整理了一下校服,走出了厕所。

     静戏谑地看着他。

     “你可真行啊,因为校服把别人一顿揍。”

     “和校服没关系的,谁让他骂我妈的。”岳少逸一脸的淡漠。

     “嗯……不过,我决定了,既然我都穿了校服,那这个学校所有人都必须穿。”他接着补充道。

     “你凭什么让别人听你的啊。”

     “哼哼,谁不穿校服,我就打到他穿为止。”岳少逸残忍地笑着。

     “你可真是的,早晚会遭报应。”静撇了撇嘴。

     听了这话他突然感觉自己背后一冷。

     [求你了闭嘴吧别再立Flag了!]

     就在这时,从女厕所里传出来几个女生的嘲笑声。

     岳少逸转过头看向女厕门口,看到一个留着麻花辫的女孩面无表情地低着头走了出来。

     那女孩戴着圆形的眼镜,镜片厚的让人看不清眼睛。脸上长了不少雀斑。她似乎慌张地看了看周围的人,似乎犯了什么错误。她低着头快速的走向楼梯然后下了楼,仿佛想要快点从周围人的视野里面消失掉。

     接着几个女生有说有笑地从女厕所里走了出来。

     岳少逸皱了皱眉,但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那个下楼的身影。

     上课铃突然响起。

     他转身走回了教室。

     ……………………………………………………

     如果说岳少逸此前还不相信FLAG这种神奇的事物存在的话,他现在不得不信了。因为静口中的报应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他根本无处可逃……

     “喂,我说,我们已经下了六层楼了吧?”岳少逸皱着眉看着静问。

     “是……是啊。而且从刚才开始周围好像一个人都没有啊……”静有些惊慌的四处张望。

     岳少逸的班级在四楼,然而他极其确定自己已经下了六层楼了。他从楼梯的扶手间隙向下看,依旧有通往下一层的楼梯,他向更深处看去,看到了一层一层的楼梯,仿佛无穷无尽。

     他看了看静。[这个乌鸦嘴,我果然遭报应了。]

     岳少逸犹豫了一下,又连下了十层楼。

     “果然,这楼梯似乎无穷无尽啊。”静在旁边说道。

     “有些奇怪啊。”岳少逸擦了擦额头上的几滴汗,看向四周。

     [我们所在的楼层怎么好像还是四楼啊……]

     他跑到了班级所在的位置。

     “果然!我们还在四楼!”岳少逸看向静,大声说道。“这明显是有你的同类在作祟啊……什么样的灵有这样的能力?”

     “我,我怎么知道啊?”静也有些不安。

     “喂喂你不是灵吗?而且还总和我摆出一副很懂的样子。”

     “那个……我也不是很懂啦。要是我同伴在的话大概会知道的。”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我去那你都会些啥啊?你除了搞怪和立Flag就不会别的吗?至少做一些新手引导该做的事情吧?至少把大概的情报介绍一下吧!”岳少逸有些急躁的说着。

     “和……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只是一个安静的女神而已……”静厚着脸皮说道。

     [完全不靠谱啊你!果然只能靠自己了……]

     他又跑回楼梯口。

     “你在这里等着,我再向下走一层看看,你别动。”他对静说。

     “啊不行。我害怕。我要跟着!”

     “我就下一层,马上就上来。你仔细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状况发生。”岳少逸严肃地说道。

     “啊?会发生什么啊?”静不安地问。

     “我怎么知道啊?我只是说也许而已。”

     他跑了下去。

     “啊!你怎么从楼上下来了!你不是下楼了吗?吓死我了!”静大叫道。

     岳少逸也有些惊讶地看着出现在“楼下”的静。

     他停住脚步,转身跑上楼。

     静又出现在了“楼上”。

     “你确定没乱动吧?”岳少逸皱着眉头,完全摸不着头脑。

     静摇头,一副思考的样子。

     “看来我们一直都在四楼。我们一直在打转。”岳少逸思索着看向静。

     “嗯,现在看来的确是这样。”静点头,认真地说。

     “我在想会不会是这样的呢:每层楼之间都有一个平台,比如三楼和四楼之间有个三楼半。我们之所以会停留在四楼应该是因为三楼半和四楼半在空间上扭曲重合的缘故。”静接着说道。

     “啥?什么空间重合?”岳少逸莫名其妙。

     “你可以理解为你走到三楼半会被传送到四楼半,反之亦然。”

     “啊!所以我们会一直在四楼啊。”岳少逸恍然大悟。

     [她说啥呢?我咋完全听不明白?]

     “而且你应该早看到了,我们到现在为止一个人都没有看到。”静低着头,面色阴沉。

     “是啊,是有些奇怪。”岳少逸看了看周围。

     “这意味着一个更坏的情况。”静出奇严肃地看着他。“我们现在在另一个空间里。一个被灵开辟的平行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