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ALARX10:存乎人者,莫良于眸
    “先别说那个了,我们还是先想办法如何逃脱这个四楼吧。”岳少逸不耐烦地对静说,自由再次被局限令他感到无比的恼火。

     “一时半会怎么想的到啊……嗯……你刚刚上下楼都是走过了楼层之间的平台对吧?”静看向天花板,思索着说道。

     “当然啊,然后就走上了台阶。”

     静陷入了沉思。

     岳少逸烦躁地走到窗边,向外望去。操场上一个人都没有。落日余晖下的远方同样空无一人,就仿佛窗外的景色不过就是舞台上的背景布一样虚幻而不真实。

     他皱着眉看窗户。

     [对了!如果不走楼梯呢?我走窗户行不行呢?]

     岳少逸从班里拎了个椅子走到窗边,抬了起来。接着粗暴地砸向窗户。

     砰!

     那看起来极为脆弱的窗户毫发无伤。

     他恼怒的不断举起椅子砸向窗户,依然没用。

     半小时后……

     “你在做什么啊?闹这么大动静。”静皱着眉看他。“怎么还砸起来没完了呢?”

     “我试试能不能把窗户砸开,爬到别的楼层。”

     “所以你就砸了半个小时窗户?”

     “是啊,我每个窗户都试了下。”岳少逸无所谓地说着。

     “没用的,不可能砸开的。”静很确定地说。

     “而且我连墙也穿不了。显然这片空间不只是对于人来说有限制,对灵也有。”静接着说道。

     “咱们先把四楼仔细找一遍吧,我大概有了些想法。”静说道,接着转过身去巡视每一间教室。

     [怎么突然靠谱起来了?]岳少逸奇怪地看了看她,点点头。

     岳少逸和静两个人把四楼翻了个底朝天,然而一无所获。

     “果然是这样。”静说道。

     [果然一无所获?]岳少逸一挑眉头。

     “这个灵是想把我们困在这个楼层里,从而不让我们遇到那两个失踪的学生。”静看着他说,嘴角轻扬。

     “喂喂还不确定那对姐弟的失踪是因为这个灵吧?”

     “不,一定是。”静自信地说道。

     “这个灵一定是不想让我们遇到他们才把我们隔离起来的。你不是说过他们是在这里消失的吗?”静兴奋地说。

     “所以我们只要找到脱困的方法就能找到他们了。然后救她们出去!”她开心地看着岳少逸。

     “你有办法了?”

     “当然,不过告诉你之前先叫一声女神来听听。”静不要脸地说道。

     “哦,女神。”[经病。]岳少逸默默心想。

     “哈哈。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告诉你吧。刚刚你也看到了,你下楼到三楼半,继续走时却在”楼下“看到了我,说明你走到楼层中间的平台时就已经被传送到了上一层的平台,也就是四楼半。”

     “嗯,对啊。”岳少逸点头。

     “所以说其实破解的方法很简单。一直用正常的走法永远都离不开四楼。这困住我们的不过就是个简单的小伎俩。”

     “你倒是说怎么走啊!“

     “你还没想明白?“静一副看着白痴的样子看着有些急躁的岳少逸。

     ”没有。”他诚实地回答道。

     “就是说每个楼层之间的休息平台就是关键啊!比如说你想要下楼的话就要先上楼,走到四楼半的平台时你就已经被传送到了三楼半,这时你转回身下楼的话你说会到几楼?”静看着我。

     “那不就回四楼了吗?啊!不对……就到三楼了?“岳少逸恍然地一拍手。

     “没错,我想就能到达三楼了。”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静所说的好像的确有点道理。

     “如果幸运的话,整个平台也许都是传送阵。”静笑着说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

     岳少逸迫不及待地跑上了楼,刚踩到平台时就立刻转身下楼。

     静不见了!

     他看了看四周,是三楼!

     [果然和静说的一样。我的天呢!静作为一个类似新手向导的角色原来还算靠谱啊。只有我自己的话大概会走楼梯走到累死啊。那么我该如何回去呢?上楼到平台会传送到下一层,那么下楼的话就应该是传送到上一层了!]

     岳少逸跑下楼梯到二楼半,然后又转身上楼。

     “怎么样,我说的对吧。”“楼上”的静得意地说着。

     “厉害。”岳少逸竖起大拇指。

     “看来想在这个灵的领域里上下楼就要遵循这个规则了。这个灵挺厉害的嘛,想了这样简单但难想到的方法困住别人,不过就凭这可难不倒本女神!”小静得意起来。

     “喂喂别再自己吹捧自己了,我们快到一楼去吧。看看能不能逃离这里。”

     “这就走了?我还没玩够呢!多有意思啊!”静兴奋地说。

     [你一直在玩吗?这不是游戏啊!]

     “我们去救那两个失踪的学生吧!”静看着岳少逸说道。

     “都说了不一定是在这里失踪的啊。”岳少逸挠挠头。“不过我们的确应该每个楼层都仔细找一下。”他随即点头。

     岳少逸和静先去了五楼,一无所获之后通过通向楼顶天台的楼梯回到了四楼。接着又仔细寻找了二楼和三楼,仍然一无所获。

     终于,他们最后到了一楼。

     “我们再仔细找找看吧,也许一楼会发现什么呢。”

     “好。”岳少逸点点头,往前走时恍惚间听到了什么声音。

     “喂,静,等一下。”

     “怎么了?”静回过头看他。

     “你听到了什么吗?”

     “没有啊,什么声音也没有啊……”

     “好像是小孩子的哭声……”岳少逸不太确定。

     “哭声?你别吓我啊,我胆子好小的。不会是鬼吧?”

     “可能是错觉吧,我……”

     “不要走啊……呜呜……不要走……”稚嫩而空灵的童声从寂静幽深的回廊深处传来。

     [果然是!小孩子的哭声!]

     “不要走……”声嘶力竭的声音再次响起。

     岳少逸和静对视一眼,他看到静吓得在空中抖了起来。

     “没事的,别害怕。我在呢。不一定是鬼吧?也许只是走丢的孩子呢。你听清从哪里传来的吗?”岳少逸对她说。

     [哎对了,话说你本身就是个类似鬼的东西吧?你在害怕啥啊?]岳少逸古怪地看了看颤抖的静。

     “好……好像是楼上啊。”静颤抖着说道。

     “楼上?可刚才什么也没发现啊。奇怪……算了,上去看看就知道了。”岳少逸跑向楼梯。但又立刻止步。

     他回过头。

     “我们该怎么上楼啊?一楼没有向下的楼梯啊。我们学校也没有什么地下室。”他看向静,问道。“而且,如果我们从一楼往上走的话,会被传到哪里呢?地下吗?还是会正常地到了二楼?”

     “我……我也不知道啊。”静一脸茫然。

     [总不会会被传到阴曹地府吧?]岳少逸脑袋里突然冒出来个可笑的念头。然而当他看向楼梯,却莫名地有些寒意。

     他慢慢走了上去。

     [会到哪里呢?]

     ……………………………………

     [我去!怎么是食堂?逗我呢?!]

     岳少逸看着四周,再次确认一遍,的确是食堂。他新转来的学校共有三个食堂,他现在所在的是三食堂,是伙食最好的。

     他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静。

     “要不吃顿饭再去找那个哭泣的小孩?”岳少逸摸了摸空虚的肚子。

     “你是白痴吗?这里又没有食堂大妈们,谁给你做饭啊?”

     “去后厨看看嘛,来都来了。也许有吃的呢。”岳少逸可怜地说着。

     “那走吧。你怎么那么多事啊。”静无奈地同意。

     接着他们在一楼找了一圈,果然什么吃的都没有。

     “你看,我就说嘛,不会有吃的啦。”静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

     “可我好饿啊,已经被困在这里好几个小时了,我午饭就没怎么吃啊。”

     “那也没办法啊,要不再去二楼看看吧。”静提议道。

     “嗯,我正有此意。”

     “哎,对了,怎么上二楼啊?正常上楼梯吗?还是又会被传到别的地方?”岳少逸再次问道。

     “那种事我怎么会知道啊,只能走走看喽。”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嗯,也是啊,只能上楼了……为了晚饭!”岳少逸浑身迸发出无比强大的气势,就仿佛他喊得其实是Lork‘tar-lo-gar!(为了部落!兽人语。)一样。他毅然登楼。

     [晚饭,我吃定了!]

     …………………………

     食堂二楼一片漆黑。

     “外面彻底黑天了啊。”岳少逸轻声对静说。

     “什么也看不见啊,好可怕啊,这里不会有鬼吧?”静在后面哆嗦着问。

     “喂喂你到底在怕什么啊?为什么一个鬼会怕另一个鬼啊?”

     “你根本不明白教学楼里的那个灵究竟有多强。像我这样的普通的美少女灵一瞬间就会被干掉的!”

     “就冲你这厚脸皮也不会被秒的。”[还美少女灵,你好意思吗……]

     “啊!你好大的胆子!我可是女神啊!你敢这样说我?!我和你拼了!”静气得飞过来想要掐他脖子。

     岳少逸用力推开她。

     “嘘,你听,有声音。”他捂住静的嘴。

     静安静下来,瞪大眼睛往四周看。

     “刚才似乎有打喷嚏的声音。”岳少逸在她耳边低语。

     “似乎是从那边的桌子底下传来的。我去看看。”他接着轻声说道。

     静惶恐地点点头。

     岳少逸小心翼翼地穿行在整齐排列的餐桌之间,慢慢走向刚才似乎传出声音的餐桌。

     果然,借着窗外的月光他依稀看见那个餐桌下面似乎有一团在颤抖的黑影正潜伏着。

     他慢慢走近,刚要低下头,突然听到静的大喊:“小心后面!”

     岳少逸猛回身,看到一个纤细修长的人影正拿着一根球棒砸了过来。

     他急忙偏过头,堪堪避免了被击中头部。

     球棒猛击在他的左肩。

     “小丘!快跑!”袭击岳少逸的黑影大喊道,听声音似乎是个女孩。

     岳少逸听到身后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餐桌下躲的那个家伙匆忙地逃走。

     他来不及回头看,因为面前的人影又是一棒子砸了过来。

     [哼,再被打中的话我这主角就不用当了。]

     岳少逸轻松躲过,而那人影由于惯性失去重心而向前倾。

     [果然这个偷袭者毫无打斗的经验啊。]

     岳少逸抓住球棒前端,很轻松地从袭击他的女孩手里抢了过来。

     她果断转身向后跑。

     这时二楼的灯突然亮起。岳少逸的眼睛被晃得有些模糊。

     扑通!

     岳少逸揉着眼睛看见袭击他的那个女孩没跑两步就摔倒在地上,他不慌不忙地走过去按住了她。

     静从远处飘了过来。

     “哎呀,找了半天才找到灯的开关。”静边飘过来边说道。“你抓到什么了啊?是那个灵吗?”静好奇地看向被岳少逸按在地上的女……额……谁知道是啥玩意。不过看起来似乎不是灵。

     “别跑了啊,再跑你也跑不了。你应该不是灵吧?”岳少逸松开地上那个女孩。

     “痛死了。”地上的女孩呻吟着坐了起来。

     岳少逸和静仔细打量她。

     一头金色的弯曲长发此时乱蓬蓬的散落在肩头。皮肤比一般的少女白皙许多,如同是光滑的象牙,但此时脸上沾了不少灰尘。她的鹅蛋脸庞精致而漂亮,最吸引人的是她那深蓝色的双瞳,如同天空般清澈。只是她现在的样子很狼狈,校服上也全是灰尘。但即使是坐在地上,她也有着一种不同于寻常少女的气势。

     她气鼓鼓地用她明亮的深蓝色眸子瞪着岳少逸。

     “就是你把我们关在这里的?”她质问道。

     “啊?什么关你们?”

     “你白痴啊?这女孩明显就是你们班失踪那个。”静在边上提醒道。

     “啊,当然不是我把你们关起来了。你看我像坏人吗?”岳少逸反应过来,尽量和善地笑笑。

     “像。”地上的金发少女毫不留情地道。

     “喂喂我长得这么正直,笑得那么和蔼,你说我是坏人你是瞎了吗?”岳少逸难以置信地看着少女,十分地受伤。

     “你笑起来好吓人的,一定不是好人。”金发少女毫不留情地说道。

     “我是你同学啊!和你同班啊。”他指了指校服。

     “同班?我怎么没见过你?而且校服什么的哪能当做证明啊,谁知道你是不是偷来的。”金发少女毫不留情地道。

     “我真是你同学啊,我上周才转到你们班的,我就坐你位置上啊!你桌上有行字对吧?”岳少逸继续解释道。

     “你果然是坏人!那行字是你刻的对不对?”金发少女毫不留情地道,修长的食指指向他。一副看穿了真相的样子。

     “我去!不是啊!我……夏雨铃,雷鸣,这些人你认识吧?”

     “你还把他们抓起来了?”金发少女毫不留情地问道。

     “啊!当然没有啊!我是在证明我真是刚转来的你的同班同学啊!他们是我朋友啊!”

     “我不信。只是说两个我同学的名字而已,谁都可以。而且你看起来实在太凶了,脖子上还有道疤。而且……夏雨铃是你朋友?哼!”她冷哼着转过头去,似乎很不屑。

     金发少女毫不留情地打击着岳少逸。

     “静,怎么办?她不信我啊,你来解释解释吧。”

     “你白痴啊,她根本看不到我。”静翻着白眼看他。

     “啊,对了。”岳少逸烦躁地拍拍头。

     “你在和谁说话?”金发少女用更加怀疑的眼光看向他。

     “我……”岳少逸哑口无言。

     “你果然有问题!还有同伙对吗!”金发少女四处张望。

     她转回头看着岳少逸。

     “我被抓来的第一天就发现这里有问题了。这里的一切都是超自然的。”金发少女冷静地说着。

     “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左边有个什么东西存在吧?我看不到它,也听不到它,估计也碰不到它对吧?”金发少女继续说道。

     岳少逸和静对视一眼。

     “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普通人猜到我的存在呢。”静惊讶地看着金发少女说。

     “喂,傻大个,这个金发的长得没我漂亮的女孩也许知道的比我们多很多呢。她可是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了。她应该对我们脱困有很大的帮助呢。”静严肃地看着岳少逸。

     他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地上的金发少女,严肃地说道:“可我觉得她比你漂亮啊,静。”

     “我咬死你个混蛋!”静扑了过来。

     岳少逸忙用手挡,却被直接咬在了手臂上。

     “疼死了!快松开嘴!”他使劲挣扎着翘开了静的嘴。

     “我去,都咬出血印了。你属狗的吗?”岳少逸不满地看着静。

     “哼!”静转过头不理他。

     岳少逸看向地上的金发少女。

     “哼,我的美貌让你们起内讧了吗?果然是毫无智商的坏人啊。”她高傲而得意地笑着。

     [喂喂你这女人怎么更不要脸啊!]

     岳少逸手忙脚乱地拽住想要冲过去咬她的静。

     “别再浪费时间了,女人。我不管你相不相信,把你和你那个刚刚逃走的弟弟关起来的并不是我们。事实上,我们也被困在了这里。你想一想,如果我们是抓你的人,有必要和你在这废话吗?说实话,如果我是坏人的话,我有100种方法让你活不下去。”岳少逸不耐烦地皱起眉,他附身低头看着那金发少女的双眸。

     金发的少女低着头思考,很明显有些动摇。

     她抬起头盯着岳少逸的眼睛看了看:“你似乎没在说谎……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弟弟他……”

     “你让他逃到哪去了?”

     “……教学楼。”

     “他去教学楼了?!”岳少逸惊讶地看着她。

     “嗯,我让他别管我。自己逃到教学楼去躲起来。我以为你是……那个什么灵。”金发少女说道。

     “那可糟了,那个把你们关起来的灵很有可能就在教学楼的二楼啊。”

     “什么?!”金发少女瞪大了眼睛,第一次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先别太担心了,他只是去躲的话又不一定会到二楼去……”

     “不是的!从食堂二楼下楼的话就会被送到教学楼二楼的!”金发少女焦急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