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你不是野种
    我出生在四川一个叫阿南的小山村里,全村不到百人,不过抚养我长大的却是林叔和蒙姨。

     从我记事起就没有见过父母,也没有朋友,大概从五岁起,我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我就是一个没有父母、亲人的野种!

     是林叔把我捡回来养的。

     林叔和蒙姨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我的义父和义母。

     但他们从来不让我叫他们爸妈,只让我叫他们林叔和蒙姨。

     他们两个人除了农忙时回家种点田地,其他时间几乎都不在家里,只有奶奶在家里照看我们三个孩子。

     林叔的大儿子林天得比我大五岁,长得像头牛一样,力气特别大,而且在山上能跑步,健步如飞。

     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四岁多的时候被林天得一脚踢飞,直接昏迷了三天三夜。

     虽然后来活了过来,但我从此非常害怕这个哥哥,每次见他都颤颤惊惊的。

     最可怕的是林叔的女儿林小青,她就是个虐待狂,她年纪和我差不多,只比我大一个月,但从小到大,她都把我当成狗一样虐待。

     林小青没有什么玩具玩,就把我当成了玩具。

     只要林叔和蒙姨不在家,她就会从家里那条土狗阿旺的脖子上拿下狗绳套在我脖子上,逼着我四肢着地,学狗走路,还要学狗叫,遛狗一样游完全村,她则一路骂我是野狗,不时踢我屁股。

     这样的童年造成了我内向的性格和懦弱的个性,我时常爬上村东头的黑山山顶遥望着远方,希望从那里翩翩走过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然后他们抱着我,说是我的父母,让我跟着他们离开这里。

     这样的场景渐渐的变成了梦景,又渐渐从梦景变成了幻想。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我彻底绝望了。

     自从我上小学后,这个幻想再没有出现过。每天都是在同学们一声一声耻笑中度过,没有人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甚至没有人愿意和我坐在一起。

     不过我的成绩始终都是班里第一,甚至是年级第一,同学们对我不怎么样,但老师们却非常欣赏我。

     五年级下学期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后,林小青找到我们班,把我堵在教室门口,冷冷说道:“所有同学都知道你是我们家捡来的野种,因为这件事,我被同学们耻笑,我受够了!从现在起,你不准再回我家,不许再出现在这个学校!”

     我的心当时很慌。

     如果这样,我能去哪里?

     可我已经习惯了她像女王一样的指挥我,习惯了听从她的安排,除了屈服,我还有选择吗?

     林小青似乎非常了解我的恐惧,这时语气一转,淡淡说道:“如果你想继续呆在我们家,继续在这里读书,那就帮我去打几个人,只要能打服了他们,我就让你继续住在我家!”

     打人啊?

     从小到大我都是被人打的,我怎么敢打人呢?

     我面露难色,正要解释,便看到五个高大的六年级男生一边抽着烟一边向我们走过来。

     林小青面色大变,咬牙切齿瞪着他们,小小声说道:“云龙,你帮我打服他们,让他们叫我大姐大,我就让你住我家!”

     我的心当时跳得非常快,那种感觉至今还无法忘记。

     五个高大的六年级同学像五座大山一样走过来,流里流气的样子,每个人手里还握着一根半米长、手臂大小的棍子,很显然他们是针对林小青来的。

     五个人来到我们面前,把我们给包围住了。

     当中最高大的那个男生吐掉嘴里的香烟,一指林小青,嘴一歪,冷笑一声,骂道:“就是你欺负我妹妹的?你他妈的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变声了,粗粗的,沉沉的,像鸭子。

     但他的眼神很犀利,像刀一样,冰冷的目光似乎可以将人杀死。

     奇怪的是他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看向我们两人,像看着两只小猫咪。

     明明说出的话很有力量,却一副微笑的样子,怪异极了。

     我突然想到了他是谁,传说中的打架大王高无畏!

     半年前他曾经用钢锯刀捅过一个同学的屁股,后来就一直没来上课,我曾经听其他同学说过他,但没打过交道。

     在学校,听说连老师都怕他三分,时常在班里和老师顶牛,还敢用石头砸老师。

     林小青一咬牙,恨声说道:“高雅丽是你妹?那个贱人,我迟早杀了她!”

     林小青从小到大都是在她哥林天得的保护下,只是林天得现在已经不上学了,在县上一个工地里做泥水工,离这里二十几公里,半年才回家一趟,她顿时便失去了依靠了。

     可她那股盛气凌人,以人为玩具的性格不但没有改,还越来越嚣张。

     我听说那个高雅丽只是因为成绩比她好,得到老师表扬,她就怀恨在心,下课的时候就打了她,还让高雅丽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钻她的裤档,高雅丽拒绝后,她竟然把她的衣服脱光了。

     高雅丽从此没敢再来学校,听说精神还出了问题,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我知道林小青做这种事情一点也不会含糊,只是没想到今天遇到了高雅丽的哥哥。

     而且还是可怕的高无畏!

     这下麻烦大了。

     难怪她跑来找我帮她打架!

     她肯定也知道了高雅丽和高无畏的关系,并且人家找上门报复来了。

     “呵呵,小辣椒是吗?我高无畏可是最喜欢小辣椒的,哈哈哈,没想到老子半年不在学校,就有人不认得老子了……有趣,去,把她衣服裤子全扒了,在全校游行半天!”

     林小青听到这句话,终于面色大变了,眼睛猛然向我看过来。

     林小青已经十二岁,身上已经有曲线出来了,而且比一般的女生都生得好,是一个美人胚子。

     如果她一开始求我出手帮她打架,或者我还会为她挡几下子,可是她却先是威胁赶走我,再用这个来逼迫我出手打这几个人。

     林小青啊林小青,你也有今天!

     听到高无畏这句话,我不但没有觉得难过、害怕,反而脑海里涌流出一幕幕小时候被当成狗遛全村的画面……

     此时的高无畏在我心里就是一个高大伟岸的巨人,就是拯救我的救星,就是扬善除恶的英雄……

     三个男生一脸淫荡的向林小青走过来。

     此时已经放学了,学校里还有许多同学没有走,他们渐渐的向这边围拢过来,看过去也有三四十人。

     林小青不停威胁高无畏,但根本没用,不一会她的双手被两个男生一把捉住。

     林小青奋力的挣扎,用脚去踢打,但这三个人年纪比她大,身高比她高,力气比她大,她的校服还是被扯开了。

     说实话,虽然我和她天天在一起,同在一个屋檐底下,但我从来没有去看她的身子,这时看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没想到她那里长得那么好看。

     “云龙,你还不帮我打他们?!”林小青小脸苍白无血,对着我大叫起来。

     没想到她刚说完这句话,全场的同学们都轰然大笑起来了。

     “就那个窝囊废?哈哈……”

     “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种,敢挑战高老大?”

     “长得细皮嫩肉的样子,不知道长那根东西没有,哈哈哈……”

     “我一根手指都可以打死他……”

     各种各样的嘲笑声在我耳边回荡着。

     我心里一阵阵颤栗,全身颤抖不止。

     林小青,你妈的想死就自己去死,还把我拉上垫背!害得所有同学都耻笑我!

     我看着林小青那股绝望的眼神,心里特别的爽,一转身,就向学校外面走去。

     林小青在后面绝望的大叫一声:“云龙,你敢走,就不许回我家!”

     我一呆。

     是啊,如果这个时候走了,我如何面对林叔和蒙姨?

     他们对我有再生之德,养育之恩,而林小青是他们疼爱的女儿啊。

     我和林小青之间的事情他们根本不知道,但如果这件事让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对我彻底心寒的。

     唉……

     我纵使可以对不起林小青一千一万次,却是不能让林叔和蒙姨对我失望一次!

     我转身走了回去。

     这时林小青的衣服已经被脱了下来,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袿衣,中间还有一个破烂的洞,可以一眼就看到她的一半小山峰。

     无数双眼睛拼命的盯着她的身子,各种猥琐的表情……

     林小青脸上流满了泪水,不停咆哮着,说一些威胁高无畏的话。

     高无畏越听越气,亲自跑过来,双手捉住那件白色袿衣就要撕开。

     林小青吐了一口口水在他脸上,愤怒的吼叫道:“你敢?!”

     高无畏一拳打在林小青脸上。

     林小青的脸向我的方向转过来,整个脸部几乎变形了,秀美的脸蛋出现了一个巴掌印,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滑落下来。

     她呆呆看了我一眼,嘴唇蠕动几下,轻轻吐出两个字:“救我!”

     我的心顿时震动了一下,如同有一根心弦被拔动了。

     当即再也顾不得什么,扬起书包就冲上去,一下抽打在高无畏的脸上,然后直接扑向他,一下子将他扑倒在地上,紧紧的叉住他的脖子,死命的叉住,嘴里吼叫着:“不许欺负我妹妹!”

     这句话带着我无穷的力量呐喊出来,林小青后来说,这句话当时让她热血沸腾,在那一瞬间,她迅速的爱上了我。

     拳头、棍子、脚一股脑的打在我身上、头上,但都无法让我松开高无畏的脖子,那一刻,我像是一头猛虎下山,身体里沉睡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了。

     直到我听到林小青拉住我的手大声叫我放手,我才缓过神来。

     高无畏已经被我陷昏过去了。

     正好这时老师们跑过来了,将他紧急的送往医院。

     这件事造成的影响非常巨大,林叔和蒙姨第二天被叫到了学校。

     学校的意思是,要么开除林小青,要么开除我,并且要拿出三千块钱赔给高家兄妹。

     高家兄妹现在都住在医院里,一个是被林小青害的,另一个是被我害的。

     晚上的时候,林叔和蒙姨把我和林小青叫到面前,把学校的决定说了,然后郑重其事的宣布:林小青辍学在家,我继续上学。

     听到这个决定,我和林小青都惊呆了。

     我大声说道:“林叔,蒙姨,我在家好了,让小青继续上学!”

     林叔眼里掠过一丝苦笑,说道:“你成绩比小青好太多了,你是我们家最有希望上大学的孩子,小青再过几年就嫁人了,没必要读这么多书。”

     林小青在那一瞬间向我投来了仇恨的目光。

     我想了想,鼓足勇气大声说道:“林叔,蒙姨,我只是一个野种,读不读书都一样!”

     那一刻,泪水涮涮流满了我的脸颊。

     林叔一愣,长叹一声,悠悠说道:“你可不是野种!”